2019-02-10

我是如何傳播自由軟體理念的

農曆己亥豬年到了,首先祝關注我博客的讀者新年行大運!大吉大利發大財!

我發現自己也很喜歡在年底或春節這幾天發博客,這兩年無不如此。所以既然如此,我覺得不妨趁春節假期,把這一年來我的一些思考總結在這裡吧。

自從2017年不再擔任北京GNU/Linux用戶組的活動負責人以後,很多和自由軟體推廣相關的事情我也淡化了一些。不過為了讓更多人投入到自由軟體的推廣和傳播事業中來,我很願意把之前推廣和傳播自由軟體理念時候的一些心得體會總結下來,為有志於自由軟體傳播事業的同仁提供一些淺薄的經驗。

堅持的一些原則

  • 拋棄幻想  

永遠不要認為某一種技術可以迅速讓大家獲得自由,我們很多時候會有「只要……就……」這種想法, 這種想法是很懶惰很不負責任的。畢竟世界上沒有「42」,技術烏托邦也是很難實現的。

無論是早年的自動化控制理論,還是密碼學或者新近的人工智慧,這些技術常常非但不能讓用戶獲得自由,反而往往反而成為大規模侵犯用戶自由的工具。當然我的意思不是不發展或者不推廣這些技術,因噎廢食是最不可取的。我的意思是不要幻想靠這些技術就能達成目標。我們需要做很多切實可行的工作才行。

  • 保持專註,做好一件事

什麼是切實可行的工作呢?我認為就是要做一些實事。很多事情都可以列為是「實事」,對推廣自由軟體都有或強或弱的積極作用。什麼是實事呢?總的原則就是但行好事,莫問前程,不因善小而不為。還有就是做實事的時候保持專註,儘可能聚焦在一件事上,做好一件實事勝過泛泛投入。拿我自己來說吧,現在覺得幾年前花大力氣做自由軟體的本地化翻譯,收穫了很多經驗和影響力,不僅包括 GNOME 項目還有帶領北京 GNU/Linux 用戶組一起翻譯《自由軟體,自由社會》這本書。目前來看,雖然最終成績不大,但是在這樣一個小圈子裡,影響了很多人,也帶動了更多後來者加入進來。這就是實事的一種,當然類似本地化這樣可以做的實事多了去了。

既然歸類為「實事」的有很多,有什麼不是實事呢?一言以蔽之:沒有產出的就不是實事。無論是寫代碼、寫文檔、做翻譯、改bug、做測試、做推廣活動、寫推介文章……凡此種種都一定會有產出。這些產出或有形(比如代碼、文檔或翻譯),或無形(增加自由軟體知名度);而且參與者能從這些活動中有收穫,這些收穫可能是技術提升,可能是被更多人了解,和更多人交流和社交產生了更多合作的可能,甚至可能僅僅是有價值感或成就感等等心理滿足。我發現國內的自由開源軟體社區有向極端化和「小圈子化」抱團取暖的方向發展的趨勢,而這種趨勢往往導致的後果是不再做實事。那麼為什麼還有人喜歡不做實事呢?這是因為很多人內心的脆弱需要抱團取暖找到歸屬感,做實事雖然會有產出,但產出終究不「大」,要沒有可觀的效益,對自身益處不夠,甚至因為在工作中、學校里宣揚自由軟體而受到排擠,而這樣一些人自然會在自由開源軟體社區中找到了一種淺薄的歸屬感。因此就沒有更大的動力去做實事,甚至寧願會為了個人私利而陷入無意義的爭論和社區分裂。

這就是為什麼要專註,當我們專註在做一件實事的時候,也就不會在乎那些淺薄的歸屬感了,這時候的驅動力已經變成成就感,和自我價值的實現等更高層次的心理欲求了。

  • 保持應變

上面說專註,現在卻要說應變。任何時候都要關注這個世界正在發生的事情,很多時候這些事情恰恰是自由軟體可以紮根和生長的土壤和「石縫」。這種應變除了隨著世界發展去推自由軟體,同樣也是用更適合世界發展的潮流的方式,去推動世界向著更接納自由軟體的方向發展。

很多人說自由軟體的愛好者不應該用不開源/不自由的社交網路,我很同意。但如果仔細去看那些現在自由的社交網路平台上的言論,你就會發現裡面有很大比例的極端言論(全球都如此)。這不是自由的社交網路軟體的錯,更不是自由軟體理念的錯!這是因為參與者僅僅將自己局限在小圈子,而沒有開闊眼界的錯。我認為應該同時兼顧各種社交網路,關注世界發展的各個趨勢,隨時關注各種可能的機會,調用各種有用的資源(比如利用新技術),一齊發力推廣自由軟體。

  • 小步慢進,不期速成

只要做的是實事,就不要擔心沒有產出,畢竟上面解釋了,有產出的才是實事。也許很慢,也許剛開始效果很小,但是要堅信從量變會到質變。同時,儘力促發一些大的改變發生,找到機會讓更多人來幫忙。

在我推廣自由軟體的這些年裡,聽到很多外人說過最多的話就是「就這點事啊……」,在他們看來「這點事」好像很容易,很好做,但我們卻為了「這點事」付出了大量心血和努力。自由軟體的傳播者不可避免的要和社會上的人打交道,產生關係和互動,這就如同過年回家被催婚,即便是頑固的不婚主義者,也一定會被家人(或自我感覺和你很熟的所謂「家人」)催婚。這些外在關係勢必會對自由軟體的推廣產生壓力,他們看來我們做的事情沒有什麼價值,無法理解我們做的事情有什麼社會價值。這時候,我們很可能會著急,甚至是對自己做的事情產生懷疑。

此時我認為一個堅定的自由軟體傳播者,無論做什麼他都會不遺餘力在實踐他的理念,哪怕是見縫插針(剛才用不婚主義來比喻好像不太恰當哈哈哈)。不要總是想產出更多,獲得更多,畢竟欲速則不達。很可能為了獲得更多就走到了其他道路上去了,甚至做出來的行為是相反的效果!

  • 正確認識和傳播自由軟體理念,莫夾「私貨」

我雖然自稱是「溫和的自由軟體原教旨主義者」,但在宣傳自由軟體的時候還是會不可能避免的會夾帶自己對自由軟體淺薄的理解,因此才有了想要去翻譯《自由軟體,自由社會》這本書的想法。

我們作為自由軟體的傳播者,常常要捫心自問的一點是「我現在對自由軟體理念的理解是 RMS 最初的想法嗎?」。這一點常常發生在例如自由軟體商業化,版權和軟體專利(當然也有知識產權),以及對新興事物的定性上。更常出現的則是在向普通人傳播自由軟體理念時,將自己淺薄的狹隘的,或者帶有不可告人目的,對自由軟體的歪曲理解傳播給了普通人。這樣的歪曲理解非常多見,就說我看到的例子吧:有的人自稱很懂自由軟體理念,結果他其實宣傳的是開源促進會 OSI 列出來的「開源十條」;有的人會把自由軟體理解為共產主義,這就更是大錯特錯了,畢竟自由軟體強調的類似古典自由主義,與共產主義理論的「自由」完全不是一個概念;還有的人將自由軟體說成是「免費軟體」以及故意強調其反商業的一面,迎合某些人的「仇富」心理……凡此這些不一而足。

這些對自由軟體理念的歪曲,也許說出口的一瞬間有逞口舌之快,但是卻讓真正秉持自由軟體理念的人,之前的功勞付諸東流。這就是為什麼我要翻譯《自由軟體,自由社會》這本書,不僅是為了我自己更好的理解真正的自由軟體理念,更是方便更多願意推廣自由軟體理念的人找到一本參考,修正自己有意無意歪曲的「自由軟體理念」。

  • 開放接納少攻擊

剛才已經提到要保持應變,而應變的前提就是要有開放包容的胸懷。有些對自由軟體理解很狹隘的人會認為,有自由就沒開放——因為開放是「開源」一派的核心理念(他們把推廣開源理念的人稱為「開源派」)。我把持這種思想的人稱為「極端的自由軟體原教旨主義者」,因為他們不能也無法接受別人和自己不同。

其實一個自由軟體的實踐者和傳播者,更應該有開放接納的胸懷,而不是一上來就拒人千里之外。這也就是為啥這麼多年自由軟體的推廣常常被人說成是「極端」或「偏激」。一個有開放胸襟的自由軟體傳播者,對推動自由軟體理念有極大的促進作用,很多人常常忽略了(也許是故意的)這一關鍵點。

在推廣自由軟體的過程中,我發現一些同仁的行為很值得推敲。我們不能因為某人好用蘋果手機電腦,或讚歎這些大公司的科技產品,就說他一定反對自由軟體理念;不能因為這個人經常使用 Facebook、Twitter 和微博微信,就認為向他傳播自由軟體理念是多餘的;不能因為某人對自由軟體的某些地方有意見(比如認為某自由軟體不能滿足他的需求),就惡語相向,甚至將其隔絕在社區之外。很多同仁認為世人沒有進入到自由軟體世界,是因為「他們不夠聰明,沒有理解到和知道有自由軟體的存在」,而實際是因為我們作為自由軟體傳播者,做的工作遠遠不夠!很多時候這些「抖機靈」的人,他們藉由嘲笑別人不懂,來顯示自己的很懂。通過矮化別人來提升自己,恰恰暴露了自己內心的自卑。

  • 關注普通人的切實需求

最後就是平時要多關注平常人的關注點,這包括他們正當需要,以及某些無良商家刻意營造了什麼樣的訴求。比如之前我寫過文章推介過XMPP/Jabber,還寫過文章教授電子郵件加密GnuPG 的基本使用,這些都是瞄準了當下人們的一些切實需求,從自由軟體中去找到適合他們的,並寫文章推介。類似的還有很多,比如我認為可以讓更多人加入到用簡便快捷的辦法來寫技術書籍或者翻譯文檔,所以寫了用 Markdown 來寫書用 Markdown 做投影片

這些文章的特點是不僅告訴普通人自由軟體有滿足他們切實需求的解決方案,而這個方案不僅好(這能打動他們),更讓你自己控制自己的數據,不用擔心隱私問題和數據泄漏;而且我會儘可能簡化上手難度,將自由軟體裡面那些面向 Geek 的部分簡單處理,或者做成腳本等等。

更高階一些的,其實可以通過寫代碼,寫自由軟體去滿足普通人的切實需求。比如我認為基於 XMPP + 端對端加密可以很好的解決普通人的日常交流需求,然而現在並沒有很好的這種即時通信軟體(Pidgin 某些特性並不好),其實普通人中類似這樣的需求多了!甚至可以把寫自由軟體做成創業項目,比如給企業內部做定製化的即時通信系統,這就可以賺錢嘛!

一些小經驗

基於上面這些原則,我總結了一些小經驗,僅供參考哈。

  • 在公開渠道宣傳

就如同上面說的,為了能滿足普通人的需求,推廣自由軟體也就必須在普通人能夠看得到地方,因此就要求我們在公開渠道宣傳。如果關起門來,只有我們自己人才能看到,或者才能參加,那麼社區很快就會進入「迴音室化」,內部討論會變得極端,思想也變得越來越狹隘。最終可能會分崩離析。當然了,這些公開渠道宣傳也是有技巧的,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解決。

  • 借時事推廣

很多時候社會上發生的事情,恰恰是推廣自由軟體的特別好的機遇。比如之前在運營北京 GNU/Linux 用戶組微博的時候,我會根據當時社會上的熱點新聞,或者和計算機相關的新聞,推廣自由軟體理念;有時候會借一些社會事件,推廣某些自由軟體的軟體和社區。話說很多人加入到 BLUG 也是因為看了這些微博才知道 BLUG 並加進來的。

  • 拋棄激進的方式和言論

不可否認,激進的言論和推廣方式在自由軟體運動中曾經起到極大的作用(比如十多年前王開源在比爾蓋茨北大演講時舉牌),但是現在這些激進言論和方式只會阻礙自由軟體的傳播。因為在社區內部一旦激進的言論和方式成為主流,那麼就會吸引更多激進和極端思想的人加入進來,這些人的到來會讓社區變得不再開放接納,變得更加極端和小圈子化。因此激進的言行,有一次就會有一萬次!

  • 從身邊人開始影響和改變

在實踐中,我發現影響身邊人是最容易的。和很多人理解的不同對吧,因為身邊親近的人是最容易接受我傳播的理念的,因為我可以用更直白的語言,更貼合他實際的例子,更關注他本身的實際訴求,同時也能更快得到更直接的反饋。很多時候我也是在和身邊人討論和生活的過程中學到了很多。而且影響了身邊人,改變了身邊人,也會讓我有更多的自信去改變更多人。

  • 推廣和開發普通人易上手的工具,積極投身本地化

其實上面已經解釋很多了。這裡多說一句關於本地化,也就是翻譯相關的。我們現在的很多自由軟體依舊是英文的,有的雖然界面已經中文化了,但是文檔依舊是英文的。很多介紹自由軟體、自由操作系統的文章,甚至還在講十幾年前的版本(不要扯什麼穩定!)。看過台灣自由軟體協會編纂的介紹 LibreOffice 的書(現在已經好幾本了)以後,我意識到我們依然還有很長的路,很多的工作要做!

  • 撰寫面向普通人的文章

很多寫技術博客的人(包括寫微信公眾號),都或多或少為了顯示自己很牛逼,常常會過多關注技術細節,或者深入討論某項技術,往往有意無意忽略向普通人介紹某項技術的重要性。結果這就導致前兩年大量假借「區塊鏈」技術,發行「空氣幣」的詐騙集團大量出現,老百姓的辛苦錢被騙子卷空。我們推廣自由軟體相關技術的時候,更要有科普精神,儘可能照顧到普通人的技術需求,哪怕剛開始可以先向有技術背景的「普通程序員」也好!

  • 建設對新手友好的社區

看我這篇文章的讀者,如果恰好是一個社區的負責人,或者打算競選(「篡位」也行)社區負責人,無論你的社區是否是自由開源軟體相關,平時都盡量建設一個對新手友好的社區。對新手友好社區,就會是一個開放和接納度比較高的社區,就不會使得這個社區小圈子化,進而極端化。關於自由開源軟體社區建設,我曾寫過一篇文章《開源社區最需要什麼》

以上這些就是我對自由軟體推廣的一點點思考,雖然總結完畢但不等於我會停止推廣自由軟體,不等於我不再投入貢獻自由軟體中,畢竟對自由軟體理念的傳播沒有「完成時」,只有「進行時」!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