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0

我是如何传播自由软件理念的

农历己亥猪年到了,首先祝关注我博客的读者新年行大运!大吉大利发大财!

我发现自己也很喜欢在年底或春节这几天发博客,这两年无不如此。所以既然如此,我觉得不妨趁春节假期,把这一年来我的一些思考总结在这里吧。

自从2017年不再担任北京GNU/Linux用户组的活动负责人以后,很多和自由软件推广相关的事情我也淡化了一些。不过为了让更多人投入到自由软件的推广和传播事业中来,我很愿意把之前推广和传播自由软件理念时候的一些心得体会总结下来,为有志于自由软件传播事业的同仁提供一些浅薄的经验。

坚持的一些原则

  • 抛弃幻想  

永远不要认为某一种技术可以迅速让大家获得自由,我们很多时候会有“只要……就……”这种想法, 这种想法是很懒惰很不负责任的。毕竟世界上没有“42”,技术乌托邦也是很难实现的。

无论是早年的自动化控制理论,还是密码学或者新近的人工智能,这些技术常常非但不能让用户获得自由,反而往往反而成为大规模侵犯用户自由的工具。当然我的意思不是不发展或者不推广这些技术,因噎废食是最不可取的。我的意思是不要幻想靠这些技术就能达成目标。我们需要做很多切实可行的工作才行。

  • 保持专注,做好一件事

什么是切实可行的工作呢?我认为就是要做一些实事。很多事情都可以列为是“实事”,对推广自由软件都有或强或弱的积极作用。什么是实事呢?总的原则就是但行好事,莫问前程,不因善小而不为。还有就是做实事的时候保持专注,尽可能聚焦在一件事上,做好一件实事胜过泛泛投入。拿我自己来说吧,现在觉得几年前花大力气做自由软件的本地化翻译,收获了很多经验和影响力,不仅包括 GNOME 项目还有带领北京 GNU/Linux 用户组一起翻译《自由软件,自由社会》这本书。目前来看,虽然最终成绩不大,但是在这样一个小圈子里,影响了很多人,也带动了更多后来者加入进来。这就是实事的一种,当然类似本地化这样可以做的实事多了去了。

既然归类为“实事”的有很多,有什么不是实事呢?一言以蔽之:没有产出的就不是实事。无论是写代码、写文档、做翻译、改bug、做测试、做推广活动、写推介文章……凡此种种都一定会有产出。这些产出或有形(比如代码、文档或翻译),或无形(增加自由软件知名度);而且参与者能从这些活动中有收获,这些收获可能是技术提升,可能是被更多人了解,和更多人交流和社交产生了更多合作的可能,甚至可能仅仅是有价值感或成就感等等心理满足。我发现国内的自由开源软件社区有向极端化和“小圈子化”抱团取暖的方向发展的趋势,而这种趋势往往导致的后果是不再做实事。那么为什么还有人喜欢不做实事呢?这是因为很多人内心的脆弱需要抱团取暖找到归属感,做实事虽然会有产出,但产出终究不“大”,要没有可观的效益,对自身益处不够,甚至因为在工作中、学校里宣扬自由软件而受到排挤,而这样一些人自然会在自由开源软件社区中找到了一种浅薄的归属感。因此就没有更大的动力去做实事,甚至宁愿会为了个人私利而陷入无意义的争论和社区分裂。

这就是为什么要专注,当我们专注在做一件实事的时候,也就不会在乎那些浅薄的归属感了,这时候的驱动力已经变成成就感,和自我价值的实现等更高层次的心理欲求了。

  • 保持应变

上面说专注,现在却要说应变。任何时候都要关注这个世界正在发生的事情,很多时候这些事情恰恰是自由软件可以扎根和生长的土壤和“石缝”。这种应变除了随着世界发展去推自由软件,同样也是用更适合世界发展的潮流的方式,去推动世界向着更接纳自由软件的方向发展。

很多人说自由软件的爱好者不应该用不开源/不自由的社交网络,我很同意。但如果仔细去看那些现在自由的社交网络平台上的言论,你就会发现里面有很大比例的极端言论(全球都如此)。这不是自由的社交网络软件的错,更不是自由软件理念的错!这是因为参与者仅仅将自己局限在小圈子,而没有开阔眼界的错。我认为应该同时兼顾各种社交网络,关注世界发展的各个趋势,随时关注各种可能的机会,调用各种有用的资源(比如利用新技术),一齐发力推广自由软件。

  • 小步慢进,不期速成

只要做的是实事,就不要担心没有产出,毕竟上面解释了,有产出的才是实事。也许很慢,也许刚开始效果很小,但是要坚信从量变会到质变。同时,尽力促发一些大的改变发生,找到机会让更多人来帮忙。

在我推广自由软件的这些年里,听到很多外人说过最多的话就是“就这点事啊……”,在他们看来“这点事”好像很容易,很好做,但我们却为了“这点事”付出了大量心血和努力。自由软件的传播者不可避免的要和社会上的人打交道,产生关系和互动,这就如同过年回家被催婚,即便是顽固的不婚主义者,也一定会被家人(或自我感觉和你很熟的所谓“家人”)催婚。这些外在关系势必会对自由软件的推广产生压力,他们看来我们做的事情没有什么价值,无法理解我们做的事情有什么社会价值。这时候,我们很可能会着急,甚至是对自己做的事情产生怀疑。

此时我认为一个坚定的自由软件传播者,无论做什么他都会不遗余力在实践他的理念,哪怕是见缝插针(刚才用不婚主义来比喻好像不太恰当哈哈哈)。不要总是想产出更多,获得更多,毕竟欲速则不达。很可能为了获得更多就走到了其他道路上去了,甚至做出来的行为是相反的效果!

  • 正确认识和传播自由软件理念,莫夹“私货”

我虽然自称是“温和的自由软件原教旨主义者”,但在宣传自由软件的时候还是会不可能避免的会夹带自己对自由软件浅薄的理解,因此才有了想要去翻译《自由软件,自由社会》这本书的想法。

我们作为自由软件的传播者,常常要扪心自问的一点是“我现在对自由软件理念的理解是 RMS 最初的想法吗?”。这一点常常发生在例如自由软件商业化,版权和软件专利(当然也有知识产权),以及对新兴事物的定性上。更常出现的则是在向普通人传播自由软件理念时,将自己浅薄的狭隘的,或者带有不可告人目的,对自由软件的歪曲理解传播给了普通人。这样的歪曲理解非常多见,就说我看到的例子吧:有的人自称很懂自由软件理念,结果他其实宣传的是开源促进会 OSI 列出来的“开源十条”;有的人会把自由软件理解为共产主义,这就更是大错特错了,毕竟自由软件强调的类似古典自由主义,与共产主义理论的“自由”完全不是一个概念;还有的人将自由软件说成是“免费软件”以及故意强调其反商业的一面,迎合某些人的“仇富”心理……凡此这些不一而足。

这些对自由软件理念的歪曲,也许说出口的一瞬间有逞口舌之快,但是却让真正秉持自由软件理念的人,之前的功劳付诸东流。这就是为什么我要翻译《自由软件,自由社会》这本书,不仅是为了我自己更好的理解真正的自由软件理念,更是方便更多愿意推广自由软件理念的人找到一本参考,修正自己有意无意歪曲的“自由软件理念”。

  • 开放接纳少攻击

刚才已经提到要保持应变,而应变的前提就是要有开放包容的胸怀。有些对自由软件理解很狭隘的人会认为,有自由就没开放——因为开放是“开源”一派的核心理念(他们把推广开源理念的人称为“开源派”)。我把持这种思想的人称为“极端的自由软件原教旨主义者”,因为他们不能也无法接受别人和自己不同。

其实一个自由软件的实践者和传播者,更应该有开放接纳的胸怀,而不是一上来就拒人千里之外。这也就是为啥这么多年自由软件的推广常常被人说成是“极端”或“偏激”。一个有开放胸襟的自由软件传播者,对推动自由软件理念有极大的促进作用,很多人常常忽略了(也许是故意的)这一关键点。

在推广自由软件的过程中,我发现一些同仁的行为很值得推敲。我们不能因为某人好用苹果手机电脑,或赞叹这些大公司的科技产品,就说他一定反对自由软件理念;不能因为这个人经常使用 Facebook、Twitter 和微博微信,就认为向他传播自由软件理念是多余的;不能因为某人对自由软件的某些地方有意见(比如认为某自由软件不能满足他的需求),就恶语相向,甚至将其隔绝在社区之外。很多同仁认为世人没有进入到自由软件世界,是因为“他们不够聪明,没有理解到和知道有自由软件的存在”,而实际是因为我们作为自由软件传播者,做的工作远远不够!很多时候这些“抖机灵”的人,他们借由嘲笑别人不懂,来显示自己的很懂。通过矮化别人来提升自己,恰恰暴露了自己内心的自卑。

  • 关注普通人的切实需求

最后就是平时要多关注平常人的关注点,这包括他们正当需要,以及某些无良商家刻意营造了什么样的诉求。比如之前我写过文章推介过XMPP/Jabber,还写过文章教授电子邮件加密GnuPG 的基本使用,这些都是瞄准了当下人们的一些切实需求,从自由软件中去找到适合他们的,并写文章推介。类似的还有很多,比如我认为可以让更多人加入到用简便快捷的办法来写技术书籍或者翻译文档,所以写了用 Markdown 来写书用 Markdown 做投影片

这些文章的特点是不仅告诉普通人自由软件有满足他们切实需求的解决方案,而这个方案不仅好(这能打动他们),更让你自己控制自己的数据,不用担心隐私问题和数据泄漏;而且我会尽可能简化上手难度,将自由软件里面那些面向 Geek 的部分简单处理,或者做成脚本等等。

更高阶一些的,其实可以通过写代码,写自由软件去满足普通人的切实需求。比如我认为基于 XMPP + 端对端加密可以很好的解决普通人的日常交流需求,然而现在并没有很好的这种即时通信软件(Pidgin 某些特性并不好),其实普通人中类似这样的需求多了!甚至可以把写自由软件做成创业项目,比如给企业内部做定制化的即时通信系统,这就可以赚钱嘛!

一些小经验

基于上面这些原则,我总结了一些小经验,仅供参考哈。

  • 在公开渠道宣传

就如同上面说的,为了能满足普通人的需求,推广自由软件也就必须在普通人能够看得到地方,因此就要求我们在公开渠道宣传。如果关起门来,只有我们自己人才能看到,或者才能参加,那么社区很快就会进入“回音室化”,内部讨论会变得极端,思想也变得越来越狭隘。最终可能会分崩离析。当然了,这些公开渠道宣传也是有技巧的,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解决。

  • 借时事推广

很多时候社会上发生的事情,恰恰是推广自由软件的特别好的机遇。比如之前在运营北京 GNU/Linux 用户组微博的时候,我会根据当时社会上的热点新闻,或者和计算机相关的新闻,推广自由软件理念;有时候会借一些社会事件,推广某些自由软件的软件和社区。话说很多人加入到 BLUG 也是因为看了这些微博才知道 BLUG 并加进来的。

  • 抛弃激进的方式和言论

不可否认,激进的言论和推广方式在自由软件运动中曾经起到极大的作用(比如十多年前王开源在比尔盖茨北大演讲时举牌),但是现在这些激进言论和方式只会阻碍自由软件的传播。因为在社区内部一旦激进的言论和方式成为主流,那么就会吸引更多激进和极端思想的人加入进来,这些人的到来会让社区变得不再开放接纳,变得更加极端和小圈子化。因此激进的言行,有一次就会有一万次!

  • 从身边人开始影响和改变

在实践中,我发现影响身边人是最容易的。和很多人理解的不同对吧,因为身边亲近的人是最容易接受我传播的理念的,因为我可以用更直白的语言,更贴合他实际的例子,更关注他本身的实际诉求,同时也能更快得到更直接的反馈。很多时候我也是在和身边人讨论和生活的过程中学到了很多。而且影响了身边人,改变了身边人,也会让我有更多的自信去改变更多人。

  • 推广和开发普通人易上手的工具,积极投身本地化

其实上面已经解释很多了。这里多说一句关于本地化,也就是翻译相关的。我们现在的很多自由软件依旧是英文的,有的虽然界面已经中文化了,但是文档依旧是英文的。很多介绍自由软件、自由操作系统的文章,甚至还在讲十几年前的版本(不要扯什么稳定!)。看过台湾自由软件协会编纂的介绍 LibreOffice 的书(现在已经好几本了)以后,我意识到我们依然还有很长的路,很多的工作要做!

  • 撰写面向普通人的文章

很多写技术博客的人(包括写微信公众号),都或多或少为了显示自己很牛逼,常常会过多关注技术细节,或者深入讨论某项技术,往往有意无意忽略向普通人介绍某项技术的重要性。结果这就导致前两年大量假借“区块链”技术,发行“空气币”的诈骗集团大量出现,老百姓的辛苦钱被骗子卷空。我们推广自由软件相关技术的时候,更要有科普精神,尽可能照顾到普通人的技术需求,哪怕刚开始可以先向有技术背景的“普通程序员”也好!

  • 建设对新手友好的社区

看我这篇文章的读者,如果恰好是一个社区的负责人,或者打算竞选(“篡位”也行)社区负责人,无论你的社区是否是自由开源软件相关,平时都尽量建设一个对新手友好的社区。对新手友好社区,就会是一个开放和接纳度比较高的社区,就不会使得这个社区小圈子化,进而极端化。关于自由开源软件社区建设,我曾写过一篇文章《开源社区最需要什么》

以上这些就是我对自由软件推广的一点点思考,虽然总结完毕但不等于我会停止推广自由软件,不等于我不再投入贡献自由软件中,毕竟对自由软件理念的传播没有“完成时”,只有“进行时”!

You may also like...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