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30

回顧中國的開源浪潮

作者按:這文章的大部分完成於今年9月中旬,適逢一年一度的錢塘江大潮,給了我很大的靈感。當時因為在忙北京的SFD活動,所以沒有寫完,現在年底補充和修改一些,遂發此文。

首先聲明:文中觀點只是我自己的想法,僅作參考。

經常聽到一些商業宣傳:「『開源大潮』已經洶湧而來」,好像大姨媽來了,大家都沒準備好衛生巾一樣。那麼拋開這些商業宣傳,開源這個國外舶來品在中國是如何生根發芽的呢?我們不妨稍加整理,將所謂的「開源大潮」切段評判,將其在中國的推進歷程,嘗試以「斷代」的方式分段講述。這樣做,除了可以理清開源引入中國的歷程,更可以剖析開源背後的人的作用、利益訴求和其最終目標。

對開源這種「斷代式」的分析起源於年初和一位前CSDN同事的頭腦風暴,我們赫然發現,開源在中國呈現出高潮和低潮交替的有趣局面,與高潮期的轟轟烈烈相對的,則是低潮期的暗流涌動,可以說同樣重要。遂決定嘗試對這種歷程做一些分析和解讀。

中國開源的第一次浪潮 (1999年~2002年)

  • 標誌性事件:紅旗Linux、藍點Linux等的發佈
  • 高峰特徵:篳路藍縷,開路先鋒
  • 低潮期:互聯網泡沫,催生低成本和更廣闊的互聯網需求

1998年,自由軟件基金會的Richard Stallman第一次來到中國,在清華大學做了一次演講。之後,1999年美軍空襲中國駐南聯盟大使館,給很多人以極大的刺激,因此催生出中國要有自己的,自主可控的CPU和操作系統的戰略決策。隨後在政府的「關懷」和指導下,中國自主操作系統開始研製。必然選用了開源的Linux系統,這其中的佼佼者無疑是紅旗Linux。從1999年紅旗Linux發佈第一版到2014年紅旗倒掉,長達15年的時間裏,紅旗Linux為中國開源鋪墊了堅實的力量,從應用軟件本地化、國產軟件標準化、軟件開發流程化和國產操作系統政府採購等多個方面作出了卓越的貢獻。很多Linux的組件、桌面環境以及文檔的早期翻譯和中文文檔編寫大多是紅旗員工的貢獻,這也為後面中國推廣開源積累了大量的技術基礎和人才儲備。一句話來說,這一時期開源主要發生在政府推動,高校和研究機構中,還屬於高層需求,基於民族產業和信息產業的自主可控的訴求。

孫玉芳,紅旗Linux的發起人

孫玉芳,紅旗Linux的發起人

這一時期,除了紅旗Linux還有藍點Linux等一些公司開發的操作系統,以替代微軟Windows為旗號宣傳和推廣,他們共同的努力給了中國人第一次接觸Linux,接觸世界開源潮流的機會。但因為當時家裡有電腦的人不多,且微軟在華的強勢推廣,因此桌面Linux的推廣遇到很大困難。2000年互聯網泡沫更加重了這一趨勢,因為有政府背景紅旗Linux挺住了,但藍點Linux等民營公司開發的操作系統就慢慢夭折了。而在此漫長的低潮期,從國外IDG引入的LinuxWorld大會豐富了此時的中國開源世界,在暗流涌動中掀起了下一波浪潮……

中國開源的第二次浪潮 (2005年~2006年)

  • 標誌性事件:LinuxWorld China的成功舉辦
  • 高峰特徵:商業開源走向前台
  • 低潮期:技術人才儲備和社區孕育

事實上,有據可查的LinuxWorld China可以追溯到2000年,到2008年最後一屆,連續舉辦了8年!LinuxWorld China分別在北京、上海和廣州發展了大量開源愛好者。這樣一次商業展覽和交流會為中國開源的商業化發展提供了推進劑,使得Linux的服務器應用、數據庫和早期桌面Linux得到了交流和展示的機會,為推動互聯網產業、信息科技發展貢獻了卓越的力量。其中2006年~2007年的兩屆LinuxWorld China最為盛大,也最為引人注目。諸如紅帽、Novell等國際知名開源企業均參展,並為中國的開源人打開了企業應用的成功案例。同時,國內的紅旗Linux、聯想等大企業也推出了自己的開源企業級應用。

LinuxWorld China 2006(圖轉自ChinaUnix)

LinuxWorld China 2006(圖轉自ChinaUnix)

展覽歸展覽,但卻為開源的企業級應用打開窗口,刺激了更多企業投身其中,也促發了技術的儲備和人才的培養。現在很多鼎鼎大名的行業「高端」人士(有些確實做出過卓越貢獻),都是在這一時期吸納進入開源浪潮的。同時也要看到,因為商業展會只是隔靴搔癢,並沒有足夠的大眾參與,此時對開源的帶動作用只能停留在企業層面,重視應用而輕視貢獻。因此到2007年和2008年的兩屆LinuxWorld China呈現頹勢,草草收場。

中國開源的第三次浪潮 (2007年~2010年)

  • 標誌性事件:王開源在比爾蓋茨演講時舉牌「Free Software,Open Source」
  • 高峰特徵:桌面操作系統惠及大眾,開源社區發展壯大,但質次量多,難以維繫,同時具有反商業特性,多種訴求並存,多種理念共進。
  • 低潮期:大潮中社區洗刷,留下精品。少量的社區貢獻者產生,優質成員流失嚴重。社會生活水平下降,關注短期效益。

2007年4月20日上午9點45分左右,比爾蓋茨參加北京大學創新活動會議,一男子突然衝到台前高喊:「我們需要開源軟件,需要自由!」,並舉起手裡的紙牌——「Free Software,Open Source」。這位衝上講台的男子就是王開源,這一天也就成為開源在中國第三次浪潮的發端。是時,王開源正在CSDN籌劃開發力求推廣自由開源的網站OSDN,後來因此事而不了了之。我曾採訪CSDN里僅存不多的幾位熟悉他的老員工,大家評價他平日「夸夸其談」,滿嘴「自由」和「開源」,反對微軟不知所已,卻並無實質成果。這裡不管王開源此人如何,他在蓋茨北大演講時的奮然一舉,通過新聞媒體曝光和方興未艾的互聯網媒體大肆曝光和炒作,使得開源和自由軟件第一次進入普通人的視野,也開啟了開源浪潮在中國最宏大的篇章!

 

2007年王開源在比爾蓋茨北大演講時舉牌

2007年王開源在比爾蓋茨北大演講時舉牌

從全球範圍來看,2008年前後也是開源湧現最為突出的一年,是新成員新社區雨後春筍般產生最多的一年。得益於桌面級Linux越來越成熟(比如Ubuntu、SUSE和紅帽),覆蓋更多的硬件和PC,再加上客觀上計算機的普及度增加,都推進了開源更加深入的傳到到普通人的視野中,拓寬了其應用範圍。這一時期,隨着微軟Vista系統的失敗,其壟斷越來越重,以及病毒和流氓軟件的盛行,使得人們更加關注個人隱私、信息安全和自由軟件,這為自由開源的世界觀和價值觀輸出創作了難得的機遇。但矯枉過正,此時出現了一些開源反商業的特徵出現,過度理想主義和極端思想產生,這在中國也受到波及和影響。與此同時,中國因為舉辦奧運會而短暫的門戶開放,使得大眾可以更直接的與世界開源潮流對接,這一時期大量Linux社區(比如各地的Linux用戶組)和其他開源技術社區興起並走向繁盛,比如華蟒社區、Huihu灰狐、Mozest等等具有強大影響力的開源社區步入成熟。與此伴生的還有各種開源相關的會議和展覽,此時自由軟件日(SFD)的活動在全國各地遍地開花,比如2008年北京的SFD活動和第一屆GNOME.Asia就給很多人留下了深刻的會議,這些會議和展覽散發的巨大影響力也為開源的普及提供了極強的機會。

這一時期,加入開源社區的成員很多,來自各個階層各種層面,水平各異價值觀差異巨大,其中不乏混入了很多「伸手黨」,很多打醬油的,很多期待不勞而獲的人。很多這一時期加入的人帶有極強的現實利益訴求,或有期待投資-回報的價值觀和心態,比如為個人事業或單純為其中的投機財富,而這批人在這次浪潮中並沒有滿足,他們還會再次出現,因此我給這批人起個名字叫「零八派」(因為是2008年這一時期加入的嘛)。

此時推廣開源追求更多的是用戶數量增加,很少提及貢獻者,更鮮有核心貢獻者出現,當然這也是開源推廣的必經之路。因此雖然社區多,人數多,但有能力貢獻的人卻很難跟上。結果到後期,很多小社區開始瓦解,或者追隨商業利益而去,成為商戰中的炮灰。而很多社區活動從技術活動轉為吃吃喝喝,沒什麼技術含量,凡此種種這些也就導致大量社區成員流失。從社會宏觀角度來看,這一時期房價高企,物價飛漲,貧富差距加大,人民生活水平一年不如一年,人們開始更加關注現實利益和短期效益,對開源這種長線的貢獻回報價值體系不再有興趣。社會矛盾更加突出,社會階層分化更加嚴重,人們的訴求從單純的經濟訴求變得多元和複雜,更強調個體自由。自由開源所倡導的自由民主的普世價值觀,肯定會影響到參與其中的社區成員,而這也就為後面浪潮的發展埋下了伏筆。

中國開源的第四次浪潮 (2011年~2012年)

  • 標誌性事件:(無)
  • 高峰特徵:雲計算、大數據和移動互聯網成為推動開源行業主流,官府推動力減弱。
  • 低潮期:開源硬件大器晚成,開源創業方興未艾,開源參與者重新洗牌

這第四次浪潮可謂是來得快,去得也快。隨着國外雲計算、大數據的大舉發展,國內也不甘示弱,特別是大公司如阿里巴巴的大舉投入,使得開源應用在企業級有了更廣闊的天地。這就如同Eric S. Raymond在著名的《大教堂與集市》一文中所預言的那樣,互聯網的基礎架構會首先應用開源軟件,而應用級則會稍後引入開源。同時小米、華為、中興等國產手機製造商的崛起,為移動互聯網注入了新的活力,開源的應用軟件發展則在此處迸發出來。與此同時,開源商業化應用被更多的人重視和領會,更多的廠商看中了開源開發的特點,並覬覦低成本社區開發所帶來的成本降低和效益提升。

2012年的雲計算大會

2012年的雲計算大會(圖自網絡)

但因為不得法,這次浪潮退去的卻很快,究其原因其實很簡單,因為沒有調動社區的力量。此時經過第三次浪潮的洗禮,很多大社區分化成一個個小社區,正在進入重新洗牌的時期,影響力和獨立性都非常弱,再加上很多開源開發者並不在社區中,遊離於社區之外,導致無法組織有效的社區開發。這樣就導致像Android和iOS應用開發往往自成一體,無法融入到現成的開源社區中去(因為現實的開源社區太弱了),給人一種無法接續的感覺。企業當然也不傻,發現沒有社區支撐開發之後,他們便籌劃成立基於產品開發的開源社區,這樣在後期,為了運營這樣的開發者社區也就催生了一個新的崗位——「開源社區運營」或者叫「開發者關係」。

這一時期的另一個重要特徵就是政府在開源領域的影響力,幾乎消失殆盡。隨着大量盜取開源代碼宣稱「自主創新」的產品曝光,人們開始反感政府將咸豬手伸向開源領域。而企業選擇開源產品也是基於利益考量,政府的推動作用幾乎無處可用,此時官方只能通過「核高基」勉強發揮一些影響力。

與高潮期的大企業參與相對的是低潮期的小公司崛起。2011年開始以Arduino為代表的開源硬件,在國內着實火了一把,「創客」一詞也走入大眾視野,走入CCAV的新聞聯播中。北上廣深各大城市各個高校紛紛成立創客空間,開源硬件創業似乎成了解決高校畢業生就業問題的一劑良藥。事實上,在這次創業大潮中,除了開源硬件,更多的其實是基於開源軟件的創業,這尤以前端開發、個人雲業務以及平台服務等等為代表,這些創業公司成為了推動開源的中堅力量。

中國開源新浪潮 (2014年~?)

  • 標誌性事件:尚未發生
  • 高峰特徵:自由開源軟件社區的成熟發展並強勢回歸,成為推動開源在中國發展的中堅力量。

現在,企業已經深刻意識到開源社區的重要性,大力籌建和拉攏親自己的開源社區,與此同時經過第三次開源浪潮洗禮之後,開源社區經過大浪淘沙,淘汰了大量不合格的社區。其他社區通過自主發展,學會了自治管理,學會了社區的統籌規劃,懂得了如何通過社區引導和推進以社區為中心的開源商業模式,在堅持中立性和獨立性的同時與多家企業保持良性互動,吸納多層次會員,成為了開源推動的核心和主力。

以上所說並不是預言,類似的例子其實就在我們周圍發生,比如北京Linux用戶組和北京Python用戶組這樣經歷大風浪的老社區,還有像Docker.CN這樣的新興開源社區。這將會是一次巨大的潮流衝擊,並且將會是不同以往的潮流變化強勢來襲。

北京Linux用戶組的線下活動

北京Linux用戶組的線下活動

總結前面已經發生的四次開源浪潮,不難得出這樣一個結論:中國的開源發展遵循從「政府——企業——草根社區」的一種自上而下的發展體系,即首先由政府主導和推動,由企業應用產生利益訴求,再由社區開發去迎合這些利益訴求。而這兩年,我與美國、歐洲、韓國、日本、新加坡和台灣香港的一些社區交流後,發現國外往往是自下而上的,也就是由草根社區首先發起和主導,由企業通過利益引導社區開發,政府給與必要的協助。中國這種自上而下的體系有很大弊端,政府層面因為有不受控制的權力,因此可以對企業和社區任意干涉,任意處置;而企業層面,可以利用社區為其商業利益服務,成為企業廉價的研發部,同時企業的開源開發往往只給這個企業自身使用,並不會惠及到其他相關企業(出於競爭考慮),成為這個企業的專屬利益輸送工具,因此這種開發基本相當於閉源,對整個開源大環境的提升並無益處。這樣,中國的開源變為了利益的封閉循環。

如上文所說,草根社區經過第三次浪潮時期的成熟和發展,開源社區成員接受了自由開源軟件承載其中的自由民主的普世價值觀,不可逆轉的會追求獨立自主的社區成長,特別是在第三次浪潮時期依然是學生的群體,也就是90後這一批。他們已經意識到民主的前提是自主,開源要想發展,靠「伸手黨」是根本不行的,因此要引導社區成員通過公民自治管理開源社區,簡單說就是「自己的開源社區自己搞」。再總結了第三次浪潮發生時的種種弊端以後,社區變得更加成熟並引導整個開源環境向著更加健康的良性發展,成為推動開源的一個平台。到此時,開源在中國的發展從自上而下的體系演變成了自下而上的草根突圍。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我將這次浪潮命名為中國開源新浪潮

這個過程一定不會順利,但潮流就是潮流,誰也阻擋不住浩浩湯湯的潮水。同時也要看到,只有開源社區懂得如何利用公民自治管理社區,推動開源平台建設,才可以更好地為自己贏得生存空間。關於這個話題,我將會在下一篇文章中闡釋。

那些「復辟」的事件

任何歷史潮流里都會有復辟者,法國有拿破崙三世,中國有袁世凱和張勳,每一次復辟不過都是一次失敗的鬧劇,不過也正是因為有了這些復辟的腳註,浩浩湯湯的潮流才會精彩異常,這就如同錢塘江大潮最壯觀的回頭潮。本文所說的「復辟」都加了引號,不含褒貶的感情色彩,這裡只是表達「這種情況與上文所說的潮流是相反的」,其感情色彩由讀者自行評判。

  • 國產操作系統的「復辟」

最近兩年隨着微軟XP停服,win8疲軟,蘋果強勢回歸,偉光正提出民族復興的中國夢,這種國產自主操作系統的提法再次甚囂塵上。而政府也希望通過業已存在的自上而下的體系,影響企業利用開源達成目的。很多帶有投機想法的公司便投其所好,為官府鞍前馬後的服務,甚至不惜犧牲開源社區的利益。那麼現在效果如何呢?呵呵。

極力推動國產自主操作系統的倪光南院士(圖自網絡)

極力推動國產自主操作系統的倪光南院士(圖自網絡)

  • 「零八派」的「復辟」

前文已述,在2008年左右的第三次浪潮時期,有一批抱有投資-回報思想的人,他們的某些利益訴求在當時沒有滿足(我命名為「零八派」),多年後看到開源大潮已如此席捲全國,便想利用機會再次試探並滿足當時的利益訴求。但是他們的想法和觀念還停留在第三次浪潮時期,某些人甚至從2010年到2014年都沒有參加社區活動了,他們沒有看到現在的浪潮已經是自下而上的不可逆轉了。他們還認為社區還像2008年時那樣一盤散沙,還認為社區里充斥着「伸手黨」,還認為社區是低效和無能的,還認為只有依靠政府和大公司自上而下的引導,社區才有發展空間……云云。

他們基於這些想法,趁着現在新浪潮尚未成型,聯合組織起來,希望通過一個強大的靠山,讓別人來靠(「靠」字這裡取「依靠」之意),可是不要忘了社區已經開始學會自主和自治了,這些人的這些行為只會讓成熟的社區發出一聲感慨——靠(這個「靠」字的意思請自行揣摩)。

結論

通過這篇文章,我試圖將十幾年來開源在中國的發展做一個簡單的梳理和斷代,意圖總結其中的規律和必然結果。我發現,開源在中國的發展亦如其他舶來品在朝內的發展一樣都是畸形的,變態的。本該自下而上的開源發展歷程,在中國就變成了由政府主導,企業操縱,社區沒有自主精神的自上而下的模式發展。為何是這樣的發展模式,其實原因都能明白,這裡就不展開了。

而我想說的是,順應潮流的發展,還是逆潮流而上,完全取決於每個人自己的選擇,畢竟開源的核心是自由,每個人都有自由選擇的權利。

You may also like...

7 Responses

  1. 張睿 says:

    那時我正在上小學……

  2. Zamir SUN says:

    很高興能在這篇文章里看到藍點。我一直認為藍點是中文Linux的重要代表,可惜已經沒有多少人知道了。

    • tonghuix says:

      藍點必須有!藍點的興衰恰好是第一次浪潮和第二次浪潮的接續,具有承上啟下的作用。

  3. 聞其詳 says:

    視野和格局都很好,好文一篇!

  4. 謝東平 XIE Dongping says:

    第一次大潮也是在我小學的時候。那時《大眾軟件》也是大篇幅介紹Red Hat、紅旗以及Lindows。

  1. 2015-01-27

    […] 原文鏈接:https://tonghuix.io/2014/12/foss-in-chin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