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29

兩岸開源社群面面觀

聲明:此文只代表我個人淺淺的認知觀點,有任何不妥之處歡迎指正! 本文比較了兩岸草根開源社群之間的異同,提出了草根社群共同面對的挑戰和壓力。也許兩岸開源社群深度合作,才能解決這些問題吧。本來計劃在9月份完成本文,卻先後因為個人的感情變故、工作轉變和親人生病亡故一直拖到年底。

2014 年參加完台灣 COSCUP 以後我寫了《兩岸開源文化面面觀》一文,在兩岸開源社群中引發討論。甚至還引起台灣出版業巨擘郝明義先生的關注,並在今年9月出版的他的新書《如果台灣四周是海洋》中提到並引用,同時郝先生也親自參加了今年的台灣 COSCUP 2015。一年後,當我再回頭看這篇文章時,難免覺得仍然有些片面,缺少實踐考察和足夠廣泛的了解,還有很多地方需要再來補足。

從 2014 到 2015 這一年,通過各種平台,我不斷與對岸的草根開源社群保持聯繫,持續考察和比較兩岸開源社群的差異。今年參加 COSCUP 2015 期間,更是想辦法補足之前缺失的地方,特別是與去年沒能深入交流的朋友,加深了聯繫和交流,又與某些「COSCUP-Hater」聊,聽聽他們的看法。今年不僅與年輕人聊,更與年紀大的人交流,與傳統大公司的人員交流,以獲取更多”世代”之間的看法。與去年參加 COSCUP 之後對台灣開源社群的盛讚不同,今年我更多了幾分理性和開明。也許也與這一年多來我本人心智看法的變動有關係。

COSCUP 2015 的主題是「開放文化」

COSCUP 2015 的主題是「開放文化」

近幾年,我更偏重去中心化、草根化的社群治理,所以這次去台灣完全只關注草根社群,已經不再絲毫考慮其他組織形式。決定在去年《兩岸開源文化面面觀》一文的基礎上,再寫一篇《兩岸開源社群面面觀》。

散兵游勇 VS 自治共榮

大陸的草根開源社群,很難有形成規模,形成社群優勢的。即便是我參與的北京Linux用戶組(BLUG)也無法很好的發揮社群優勢,這與社群成員閑散,社群整體偏向自由的風格是密不可分的。然而更多的草根社群,則是因為太過閑散,無法組織起有效的開發,或組織新的活動,也就無法產生什麼新的價值,大量曾經活躍的社群名存實亡。產生這個問題的原因是,社群成員個人自治能力欠缺,總希望讓別人來幫忙,沒有意識到自己動手治理自己的社群。

參加 Hacking Thursday 和 WoFOSS 聯合舉辦的活動

參加 Hacking Thursday 和 WoFOSS 聯合舉辦的活動

相對來說,台灣開源社群的自治能力很強,成員的自治能力,自我負責的意識也比大陸強一些。這次在台灣恰逢 Hacking ThursdayWoFOSS 兩個社群一起聯合舉辦活動,在參加活動的過程中,我與很多新朋友交流,發現台灣開源社群成員的自主意識比較強,社群自我治理的能力比較強。也就是相對大陸開源社群而言,台灣的開源社群更加成熟,有更多自身的價值,這樣就能有穩定的社群文化輸出,有更穩定的社群影響力。關於這一點,本文下面會多次提到。

商業導向 VS 社群主導

從成果的角度來比較,這麼多年大陸幾乎沒有在國際上很響噹噹的,或具有開創性的開源項目,也許可以想起來的是阿里巴巴的 Tengine 比較國際知名,然而卻不是一個由草根社群發起或維護的開源項目。OSChina網站收錄了 5800 多個國產開源軟體,看看有哪些是國際知名或有國際開創性的,有哪些是真正由草根社群維護或主導的。我的意思不是大陸沒有國際知名的,像 fcitx 輸入法框架、文泉驛字體等等也有一些,真正具有開創性和全球普遍應用的少很多。即便有,往往也不是由草根社群來維護和傳承的。

既然沒有自己的國際開源項目,那麼我們就在現有的國際項目里擠進自己的位置吧。借著民族主義和政府」自主可控「的想法,比如國內某超級大公司(不能說其名字),鼓勵公司員工貢獻到國際主流開源項目里,或者從開源基金會的成員里挖人,比如 Linux 基金會、Docker 基金會、OpenStack 基金會、Linaro 等等。這家大公司貢獻的同時,更利用強大的財力和人員優勢,可以從這些基金會中爭取到足夠的話語權,甚至影響這些基金會最終為己所用,最終可以服務其商業目的,甚至為民族主義和政府的「自主可控」背書!

這次在台灣的一個收穫是,聽了 LXDE 桌面環境的作者,同時也是 Android 項目的主要貢獻者 Jim Huang (黃敬群,Jserv) 的封麥演講。在演講中,他回顧了台灣這十幾年來開源歷程,其中一個個響噹噹的開源項目,讓我知道除了 LXDE 和 PCManX 以外,還有那麼多國際知名的開源項目,比如 CLE(中文化的Linux桌面)、Open Webmail,Firefox OS(台灣 Mozilla 主導),MCLinker(LLVM 鏈接器,MediaTek 開發),uming/ukai 自由字體……除少數外,幾乎沒有大公司的主導或者影響。

IMAG0657

黃敬群在 COSCUP 2015 的封麥演講

草根社群基於興趣開發的開源項目,在大陸並不是沒有,最終往往還沒成氣候就死掉,或者被大公司收入囊中,亦或者封閉起來自己創業,淪為商戰炮灰。在商業大潮中,我們需要湧現更多由草根底層社群維護的開源項目,這需要從社群治理到項目管理等多方面共同入手和改變。

學校領導 VS 學生自治

草根社群的一個重要組成和人才來源就是學生社團。自從去年在 COSCUP 上知道了台灣的 SITCON(學生計算機年會) 之後就一直很關注此組織的發展和其活動方式,我還曾觀看 SITCON 2015 的在線直播。 除了辦會,還在這兩年推出了夏令營,社群討論會等等多種活動形式。在我看來,像 SITCON 這種跨學校間的大範圍社團聯盟組織,具有非常強的生命力和社群影響力。今年 COSCUP 2015 上,無論是學生志願者還是演講者,很多都是 SITCON 的成員。他們在傳播開源理念,傳遞貢獻精神和參與意識上,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SITCON 在今年香港開源年會上的演講,SITCON 現已發展到香港

SITCON 在今年香港開源年會上的演講,SITCON 現已發展到香港

中國大陸沒有一個跨學校間的社團聯盟組織,即便有也會被取締或者被黨團收編,強力管控起來。很多高校都有自己的開源社團、Linux 協會等組織,絕大多數都在學校黨委、團委等領導的強力管控之下,活動自由受到極大影響,更不可能有絲毫的社團影響力,難以在學校中吸引到學生群體的注意。更有些社團組織在學校的影響之下,變成了創業推進社團,完全走向了逐利。不過也有一些夾縫生存的社團組織,他們盡其所能創新活動形式,引入適宜學生的開源項目,引導學生進入開源貢獻的隊伍。這其中的佼佼者如中科大的 USTC LUG 和清華大學的 TUNA 協會

根據幾年前我的觀察,發現社團里的學生群體普遍缺少自治能力、自我約束和自負其則,這一點在二類本科和三類本科學校尤為明顯。去年我工作過的公司就是利用了學生的這個特點,瞄準差一些的學校學生,急於追趕且憂慮就業的心情,向學生群體灌輸「開源即免費分享」、「開源貢獻=大公司敲門磚」的思想。這種做法雖不能算錯,但讓學生群體如此「利欲熏心」,是非常不利於學生自治能力提高的,更不利於草根開源社群的構建和發展壯大。

草根開源社群的挑戰

無論大陸還是台灣,草根開源社群面臨的挑戰都有出現,且日益嚴峻,這些挑戰每一個都影響到社群的生存和發展。下面僅就我觀察到的社群挑戰,說說看法。

  • 青黃不接的代際傳承

很多開源社群都面臨這樣一個問題,都在擔心「繼承人」的問題,很多社群就是因為沒有人繼承而慢慢死掉了。現在面臨的情況是新的社群成員還沒成氣候,老的社群成員就離開了(事業變動,個人原因等等)。即便是北京有像 BLUG 這樣從很早就定下代際傳承的,也依舊面臨青黃不接的問題,深深的擔憂。這次參加台灣 TOSSUG(台北開源軟體用戶組)的活動時,發現他們也同樣發愁這個問題,很多時候發現開源貢獻者或者參加線下活動的就是那些人,很少見到新面孔。

如何解決呢?11月黃敬群來北京,參加活動並和 BLUG 一起聚會聊天。他一針見血的說到「開源社群需要更『開源』」(廣開源路),需要社群更多包容能力,需要拓展更多的渠道,也需要積極培養新手的成長(這正是黃敬群現在台灣做的事情)。在大陸草根開源社群的生存空間和渠道很窄,這就限制了發展的能力,加之社群能力有限,發展困局非常嚴重。我依舊會在 BLUG 多作嘗試,探索社群治理的新模式,努力開拓更多渠道和生存空間。

  • 中心化的壓力和誘惑

另一項挑戰是大公司看到開源社群的價值以後,希望「招安」。有人會說,這樣不會很好嗎?但這樣會犧牲掉社群的獨立性和輕利性,會進一步削弱自治能力。對缺少自主能力的人,大公司的誘惑力很強的。黃敬群在今年 COSCUP 的封麥演講上直言:「本來你就可以自己改,不要淪落為某些商業公司的『抬轎者』」。比如國內某 Linux 發行版,最後就是創業並走入政府熱門行業「國產操作系統」,甚至為「自主可控」的民族主義背書,實在讓人唏噓不已。

我本人是非常看重社群自治和自主能力的,可以參考今年5月寫的文章《開源社區最需要什麼?》

  • 經濟價值的轉化

面臨挑戰,同時也蘊藏機遇。草根開源社群雖然輕視經濟利益,但如果能有很好的產品,顯然對其自身發展有極大的幫助。今年台灣 Ezgo 團隊帶我一起拜訪了 Banana Pi 的設計者洪宗勝老師,順便參觀了他的工作室。Banana Pi 是洪宗勝老師和深圳的開源硬體社群一起完成的產品,非常成功也有極大的影響力。目前還有很多晶元廠商希望與其合作。

Banana Pi 的設計者洪宗勝老師

Banana Pi 的設計者洪宗勝老師

同樣,還有脫胎自 COSCUP 的 「CPR 線路組」,成功創業承接會務專業布線和網路架設的業務。

「線路組」和 Bnanana Pi 的成功並不是孤立的現象,這背後既有社群治理的成功,同時也有敏銳捕捉市場需求的能力,最重要的依舊是踏實奮進,自主創新的實幹精神。我們不需要天天混吃混喝,聚會打嘴炮吹牛逼的社群,我們需要能夠創造交流合作機會(如 SITCON 和 Hacking Thrusday),或有能夠產出具體成果(如「線路組」和 Banana Pi),或者可以主導和維護有國際影響力開源項目(如 LXDE)的草根社群組織。

跨越海峽的開源社群合作

我在《兩岸開源文化面面觀》一文的結尾發問「一彎淺淺海峽隔開的是什麼?」,呼籲大陸可以通過開源社群的發展,進而推動公民自治。一年過去了,草根開源社群的非但沒有發展,反而大跨步退化。自治能力絲毫沒有提高,開源社群一個個倒掉,或投入大公司和政府的懷抱,就更別提什麼公民自治了!

大陸和台灣的草根開源社群,面對的挑戰是相似相同的。台灣因為成員有相對較高的自治能力,社會環境比較自由(主要是互聯網),解決問題也許會容易一些,社群治理會簡單一些;而大陸的優勢則是機會比較多,資本相對集中,適宜創業開發。既然如此,大陸和台灣的草根開源社群完全可以合作,共同建立跨越海峽的開源社群,推進開源在兩岸間的雙向落地。我相信草根開源社群,也就是去中心化的社群合作,要比其他方面的合作更容易,因為年輕人之間有相似或相同的文化,對去中心化的社群治理有廣泛的認同,大家對真正的開源精神(黑客倫理)也有更多的共識——這是真實存在的共識,不是「沒有共識,強說共識」。

郝明義先生的贈書

郝明義先生的贈書

我希望兩岸間的開源社群合作,可以遵循「自由自治,相互尊重,草根融合,聯結共榮」的原則。每個社群應懂得「自己的社群自己治理」;社群里的每個成員也應自負其則,切實負起發展自身社群的責任。同時社群和社群、人與人之間也應該尊重彼此社群的特性,尊重對方選擇的社群發展路線(比如創業或停掉)。同時我希望的是底層草根之間的融合與合作,而不涉及企業商業公司社群,甚至政府部門;只有草根社群之間才有可能對真正的開源精神(也就是黑客倫理)有較多的共識,才有可能深度融合與聯結。最終達到兩岸開源社群的共同繁榮。為何我要提出這十六字原則,也與這一年來我對開源社群治理的看法有關,我認為只有自治才能共治,只有自私才能無私,只有自由才能共榮。郝明義先生在《如果台灣的四周是海洋》一書中說「要敢於和對岸合作」,這句話不僅說給台灣人,也說給大陸人。合作才能創造價值,閉門造車最終只會毀了自己。更何況,開源精神的本質,就是通過促進人與人之間的聯結,創造更大的價值。

2015 年是 COSCUP 的第十年,十年來 COSCUP 為台灣本地的開源推廣和開源發展,推進人與人之間的聯結,社群之間的合作,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展望 COSCUP 2016,即將到來的 2016 年將會開啟 COSCUP 的「後十年時代」,這裡我斗膽提個不成熟的建議:不妨將 2016 年 COSCUP 的主題定為「兩岸開源社群合作」吧。我衷心希望兩岸開源社群可以加深合作,互通有無,互相融合,讓 2016 年成為兩岸開源社群合作的元年。

感謝200多位志願者的努力,讓此次 COSCUP 如此成功

感謝200多位志願者的貢獻與付出,讓今年 COSCUP 如此成功

You may also like...

22 Responses

  1. jserv says:

    感謝撰寫本文!需要澄清的是,Firefox OS 和 MCLinker 這兩項都是公司主導的項目,前者是 Mozilla 主導,後者是 Mediatek 主導 (和 Google 的採用),儘管後來成功引入外部開發資源,但若沒有公司持續支持,是不可能成為現在的規模

    • tonghuix says:

      感謝提醒!已經做了修改。在我眼裡 Mozilla 應該算是基金會吧,不能完全看作是公司。不過「謀智中國」是公司。

  2. jserv says:

    「11月來黃敬群北京」貌似為筆誤

  3. 刀尖紅葉 says:

    「比如國內某 Linux 發行版,最後就是創業並走入政府熱門行業「國產操作系統」,甚至為「自主可控」的民族主義背書,實在讓人唏噓不已。」指的是Deepin嗎?如果是,我要說明下,Deepin從來沒有自稱過「國產操作系統」,這是不負責任的報紙、網站報道時加上的~

    • tonghuix says:

      話說,糾結這個字眼有用嗎?

      • 刀尖紅葉 says:

        有用,不能讓讀者印象都是–凡是大陸公司搞的開源項目都是偽開源、都是騙國家經費!

        • tonghuix says:

          我並沒有說大陸公司搞開源的都是偽的啊,另外,Deepin也是自己說自己是國產操作系統的

        • tonghuix says:

          證據在這裡,http://www.deepin.org/aboutus.html

          第二段第一句話:「……深度科技以提供安全可靠、美觀易用的國產操作系統與開源解決方案為目標……」

          • 刀尖紅葉 says:

            好吧,那我之前說錯了~不過從平時深度論壇回答和自己研發的軟體的開源力度看深度官方應該不是像中標麒麟拿FreeBSD內核修改然後宣稱自主研發國產操作系統那樣做,目前「國產操作系統」「安全可控」的宣傳點應該是為了拉政府客戶,畢竟政府人員的意識里還不覺得開源是全世界的、也是國家安全的

          • tonghuix says:

            親政府,遠社群

          • bsfmig says:

            Let’s wait and see when will the Party chiefs be sent to Trial, and when the Party be Dismissed & Liquidated.

  4. 刀尖紅葉 says:

    大陸的國際知名開源項目應該遠不止Tengine,因為崗位原因我只了解些偏系統、資料庫的開源項目,還有:LVS、Jstorm、openresty

  5. jserv says:

    Linaro 不是基金會,而是一間公司: http://www.linaro.org/organization/

    • tonghuix says:

      根覺維基百科的解釋,Linaro 只是一個「組織」而已(當然,它確實不是基金會)
      Linaro is an engineering organization that works on free and open-source software such as the Linux kernel…

  1. 2016-12-31

    […] 兩岸開源社群面面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