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7

用開源方式反擊 996 工作制

996.icu

前段時間,今年清明節之前,一個為反抗 996 工作制,維護程序員生命健康和勞動權而出現的網站火了,網站口號「加班 996,生病 ICU」獲得大量程序員的共鳴和支持,不僅引發包括 Python 之父在內的全球關注,甚至央視和人民日報在內的主流媒體都深度關注和報道。我在這網站剛一出現就轉發和支持,當然也包括給它的 Github 點 Star,助力更多人了解和支持他們的抗議舉動。不過隨着他們抗議活動深入,以及他們開始籌備「反 996 開源協議」,我就有一些不同的看法。然後隨着包括《半月談》等主流黨媒的報道和關注以後,我突然意識到風向不太對了,於是決定說說我的看法,以及我認為的如何用開源的方式反擊 996 工作制。

996 與互聯網血汗工廠

所謂「996 工作制」的意思是每天早 9 點工作到晚 9 點,每周工作 6 天,所以縮寫就是 996 工作制,類似這樣的還有 997、986、887 等等說法,其實都是超時加班(往往還沒有加班費)的簡稱。在今年之前,肯定很多人以為 996 工作制是給那些礦工、餐館服務員等勞動密集型產業提出來的說法,普通圈外大眾根本不會想到實行 996 工作制的其實是國內頂尖互聯網公司,專門給程序員制定的。國內大量互聯網公司都有實行類似的制度,傳說最早提出這個說法的是阿里巴巴在 2014 年首先發明。不過早在 2013 年我供職的公司就提出過超時加班的口號,不過具體我想不起來了。也就是說早在 996 這個說法提出之前,類似這種的制度性超時加班就早已成為程序員圈的潛規則。

那麼這些公司為什麼會產生 996 工作制呢?首先需要了解程序員的特徵,我發現全世界範圍內的程序員都具有「三高」,即高薪、受教育程度高、高動員力。前兩點其實好理解,因為現實當中我們看到的例子就能解釋,關於「高動員力」可能不太好理解。這裡也是拿現實例子來說,比如我多次拿來舉例的台灣 g0v就曾在 2014 年的抗議活動中發揮巨大作用,類似的當然還有國外因為斯諾登披露「稜鏡門」以後風起雲湧的保衛用戶隱私的活動,更不能忽略的是「自由軟件運動」本身就是由程序員發起,並持續至今,極大的影響了這個世界。我們現在談的所謂「開源」,本質也是程序員利用高行動力和動員力,組織並延續自由軟件運動以後的成果。

然而這些好像和 996 工作制沒什麼關係啊,還是沒解釋為何會有這種制度性加班。其實程序員之所以高薪是因為程序員在互聯網時代巨大作用,這個作用與他們高工作能力是極大關聯的,而這種高工作能力是因為教育程度高自然提升的結果,而受教育程度高也會導致他們更加開放的世界觀和價值觀,也就是高動員力的來源。所以「三高」的核心是受教育程度高。然而我們現在遇到的情況是,「受教育程度高」只是名義上的,因為雖然很多程序員有大學甚至碩士學歷,但是其代碼能力、協作能力和開發運維水準,都遠遠無法達到互聯網企業對他們的要求。所以只好「能力不夠,工時湊」,前兩年互聯網公司大吹泡沫擴張,大量僱傭剛畢業大學生,而這些大學生在學校學習到的知識往往是嚴重過時的或者是「譚語言」(對譚浩強主編的 C 語言的蔑稱)這樣漏洞百出的教材,而講編程的很多大學老師甚至根本沒有相應工作經驗。當然學生自身也極度缺乏自學能力,缺少進取精神,大學混日子,考試作弊,畢業論文靠網購云云。這樣低能力的程序員,要想獲得高薪,也只能用「努力就會幸福」這樣的話麻痹自己接受公司的 996 工作制度安排。

那麼為什麼現在出現抗議 996?不僅是因為近幾年大量互聯網公司里的程序員出現猝死、ICU 搶救的報道越來越多,更重要的是誘人的基礎沒有了——高薪。從去年到今年大量的互聯網公司倒閉或合併,之前兩年大肆擴張燒錢的模式玩不轉了,程序員大量被裁員失業。而剩下的公司為了避免倒閉,為了苦撐苟延殘喘,更有可能選擇 996 工作制這樣的方式,縮減成本同時維持僅存的效益(例子就是這段時間京東取消最低工資和一些社保)。同時更多的 95 後程序員走上工作崗位,他們的父母一代不像 80 後或 90 後初年的父母那樣文化程度低,父母經歷過改革開放最開放和繁華的那幾年,並會教育孩子有更開放的視野,更自我和自主,也更懂得爭取自己的權益。當這些 95 後程序員走上工作崗位,看到之前 80 後、90 後程序員為了高薪,拼到健康不再,不到 30 就兩鬢斑白(我真見過好幾個 80 後程序員如此早衰,我自己也有好幾根白髮),他們感到了巨大的危機感,再加上現在總體經濟下行(s/下行/衰退/g),公司倒閉高薪不再,所以此時不抗議 996 更待何時?

開源許可證的局限

我挺佩服一些人會想到利用開源許可證的方式來反抗 996,然而這種方式的局限性是巨大的。想到「反 996 開源許可證」的人可能認為,這樣的許可證對實行 996 工作制的互聯網公司是一個約束,因為如果他們實行了這樣的制度,那麼就無法使用相應的開源項目,特別是一些基礎開源項目,比如說服 Python 和一些 Web 前端的框架使用這個許可證。然而他們忽略了一個基本事實:這些實行 996 工作制的互聯網公司連具有國家強制力的《勞動法》都不 care,更何況在國內司法實踐中只被當作某種名義合同的開源許可證?!

最近這些年,大量互聯網公司竊取開源項目自用不開放,或者更嚴重盜取國外開源項目稱「自主知識產權」屢見不鮮;或者有些大公司名義上支持開源,用錢收買開源項目的基金會,其實只是為了獲取大型開源項目的話語權和主導權,為我所用為利益買單。在此背景下,提出「反 996 開源許可證」的效力也就可想而知了。

另一個局限性是這樣的許可證本身是無法獲得開源促進會(OSI)支持的。如果要想被開源促進會列為開源許可證,那麼必須符合開源促進會的「開源定義」(我簡稱其為「開源十條」),在這份開源十條中,有列出「不歧視個人或團體」,「不歧視領域」,「許可證不能限制其他軟件」和「許可證必須是技術中立的」等等,顯然「反 996 開源許可證」給開源項目增加的額外條款就會潛在違背這項開源定義,因此很難被開源促進會支持。當然這也不會被自由軟件基金會(FSF)支持,因為這首先就不符合自由軟件「四項自由」的第 0 項:允許任何人以任何目的自由地使用軟件。

所以對付流氓,僅用「君子」的方式是不夠的,因為流氓可以有無數種方法來回應你。不妨想想那個奔馳女車主坐在車上「撒潑」維權的視頻。那麼如何用開源方式反抗 996 工作制呢?

廣泛宣傳贏支持

我們這些「新時代」的年輕人,嚴重缺乏社會運動經驗和組織能力,根本沒有經歷過,甚至連新聞上也沒報道過其他國家的社會運動(我們的新聞一般稱其為「暴亂」)。而像「反抗 996 工作制」這樣的維權活動,首先需要的不是鬧,而是贏取最大限度的支持。而為了贏得支持,廣泛宣傳則是非常必要的。

目前可以看出來 996.icu 維護者和支持者在主動宣傳方面做的太少,更多的是新聞媒體的被動宣傳。而被動宣傳造成的一大後果是容易被輿論帶偏。比如很多行業都笑談,自己的工作小時數遠遠多於 996 的程序員,有的甚至覺得這些程序員「太傲嬌」,拿不到高薪「太矯情」。這對獲得廣泛支持是極端不利的。

目前來看,我覺得 996.icu 運動在這些方面還有待提高,進而可以幫助更好的宣傳贏得廣泛的支持:

  1. 明確訴求。我們反對 996 的訴求究竟是什麼?網站上列舉了一堆法律條文,卻不見最終訴求是什麼。我認為他們的口號很簡潔——「加班 996,生病 ICU」,但是卻缺少對具體訴求的表達,如果可能的話可以給這個口號再擴充一下,把訴求加上去。一旦明確了具體訴求,那麼就有了明確的宣傳側重點,避免被帶偏。
  2. 藝術設計和文創產品嚴重匱乏。贏得大眾支持的一個關鍵是視覺效果,能否在極短的時間裏用視覺效果的方式讓大眾獲知,也是非常關鍵的,比如夏天到了可以穿印有反對 996 的 T 恤、裙子、帽子、髮飾,或者馬克杯、桌面日曆、辦公文具等等。目前整個 996.icu 項目並沒有出現大量的藝術設計作品和文創產品,我只找到了一個這樣的 GitHub 倉庫,而其中的設計作品質量並不高。這就說明這場運動還只是僅限程序員群體,而沒有擴展到哪怕前端美術方面,否則不會在美術設計方面差這麼多。國外類似的社會運動,都會有明顯且很有特色的文創品牌式的設計,這為贏取大眾獲知並支持,有巨大的幫助。

  3. 撰寫新聞通稿。為了避免被各種新聞媒體輿論引導,一篇新聞稿非常重要。新聞稿里要涵蓋必要的介紹和訴求,特別是明確為何要發動這場運動,爭取的是什麼權益,以及用什麼手段,避免什麼問題等等。

代碼是最好的武器

其實對程序員來說,特別是貢獻給開源項目的程序員,自身就握有非常強有力的武器——代碼。想像一下,如果大型開源項目的 splash 介紹頁(軟件啟動時的歡迎界面),或者網站首頁有通欄的反對 996 介紹,這對廣泛宣傳是有非常非常大的幫助的。這比僅靠誰都不會細看的反 996 開源許可證要靠譜的多得多。

類似的,還比如在網頁代碼用 HTML 注釋的形式申訴某個公司有 996 加班還不給加班費的情況,或者是在軟件的安裝過程中循環播放反 996 的圖片和 Banner,或者網站的 404 頁面是某位因為 996 加班而猝死的程序員介紹……可以做的事情太多太多了。

現在還沒看到有什麼項目或者網站有類似的舉動,然而這樣明顯又強效的做法,程序員群體為什麼沒有用代碼拿出實際行動呢?

工時換「貢時」——碼農的逆襲

還有一種方式,就是如果公司不那麼流氓,同時程序員的能力也足夠高,那麼完全可以提出來:多餘的時間用來貢獻給感興趣的開源項目——我稱之為工時換「貢時」。這種做法能夠達成的關鍵不是公司不那麼流氓,而是程序員能力足夠高,高到在開源項目里有一定的地位或者自己的開源項目有較大的知名度。這樣在正常工作之外,加班又不給加班費的情況下,我可以將自己的才能貢獻給開源項目,既維護了名義上的「996」同時又提升了自己的能力。

這樣做的結果是名義上依然沒有和公司的 996 工作制直接硬杠,同時又將才華外溢給外部的開源項目。那麼公司會不會以此為借口裁員?有可能,不過如果因此被裁員,基本上這家公司也快倒閉了,拿賠償金(再晚點賠償金都未必能拿那麼多了)快快找下家更靠譜。

能力是議價的本錢

行文到此就懂了,公司能夠實施 996 的關鍵還在於程序員的能力不足,與市場需求差距太大,只能通過一邊加班工作一邊學來彌補不足。而由於自學能力不足,學習能力差,只能「能力不夠工時湊」,所謂「勤能補拙」。今天看到「酷殼」的這篇文章,正好表達了我想表達的意思。

前段時間看過一個外國小姐姐自拍的 vlog,她是一家公司的系統開發工程師,用視頻 vlog 的形式記錄自己平時怎麼度過一天,視頻里最讓我驚訝的是,她竟然早上 8 點才起,洗漱化妝到公司都 10 點了,然後下午 5 點多就下班了,下班以後還有半個小時瑜伽運動!996?不存在的!為什麼國外的程序員可以如此呢?我覺得首先得益於他們學習的知識與市場接軌程度高(雖然依然有差距),同時學習期間大量的作業練習和討論也可以提升代碼能力和解決問題的水平,再依靠自己強大的自學能力和各種能力在工作之初很快能補足與公司需求之間的差距,當然再加上發達國家政府本身也更加重視勞動保護和人權,甚至有點過度政治正確的程度……

我上文所列,無論是用代碼,用「貢時」,或者宣傳推廣 996.icu 運動去反對 996 工作制,唯一制約因素就是人的能力。如果程序員有足夠強的代碼能力,用代碼去反抗這種不給加班費的制度性加班,簡直易如反掌;如果程序員有足夠強的學習能力,用開源項目的「貢獻時間」去提升自己,進而跳槽找到更好的工作,並不是不可能的,畢竟能力就是和老闆議價的資本。其實程序員提升能力的方式很多,其中之一就是做一名開源貢獻者,越早參與越好,特別是學生時代有足夠的時間和精力。網上有大量的介紹文檔,當然也可以直接聯繫我,我很願意提供一對一服務。

話又說回來,能力強的程序員其編碼能力就強,開發的產品就更穩定,就不需要通過加班解決各種問題,改各種 bug,公司也就會有更強的市場競爭力,更多的客戶(用戶)和市場佔有率,在大浪淘沙中就有可能避免被淘汰,當然 996 工作制自然也就無從談起……

警惕對民營資本的打壓

本來這篇文章寫到上面就夠了(我結尾句都寫好了),可是最近這段時間我發現官府和黨媒比如《半月談》開始過度關注這件事的時候,再聯繫到包括央視在內也給予奔馳女車主「大鬧」維權,外加之前《求是》雜誌曾發表的「共產主義一定戰勝資本主義」的言論——所有這一切都讓人有一點似曾相識的感覺,我只希望這些事不會成為下一次「三反五反運動」的起點。

讓我有如此擔心的還有 996.icu 官網和 Github 託管頁面上出現的一些言論,有些語言富含民粹主義和仇富心理,如果官府利用這些心理本能,發動針對民營資本的打壓,相信是有很大支持的,至少在一開始大家都不會覺得有啥問題。不要忘了民營資本是目前國家經濟的關鍵,吸納就業的根本;改革開放四十年的巨大成就本質也是因為釋放了民營資本,活躍了市場經濟,這樣才有了每個人切實的提高。誠然民營資本家有上述的一大堆問題,完全可以通過各種方式改變、引導和解決,因為這不是制度性的缺陷!

如果想到此,那麼前幾天馬雲劉強東等互聯網大佬發表的對 996 的各種辯護和支持,就顯得愚蠢至極了。可是在資本壓力和利益下滑的影響下,讓他們低頭認錯顯然又不可能——此時沉默反倒是最好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