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7

用开源方式反击 996 工作制

996.icu

前段时间,今年清明节之前,一个为反抗 996 工作制,维护程序员生命健康和劳动权而出现的网站火了,网站口号“加班 996,生病 ICU”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共鸣和支持,不仅引发包括 Python 之父在内的全球关注,甚至央视和人民日报在内的主流媒体都深度关注和报道。我在这网站刚一出现就转发和支持,当然也包括给它的 Github 点 Star,助力更多人了解和支持他们的抗议举动。不过随着他们抗议活动深入,以及他们开始筹备“反 996 开源协议”,我就有一些不同的看法。然后随着包括《半月谈》等主流黨媒的报道和关注以后,我突然意识到风向不太对了,于是决定说说我的看法,以及我认为的如何用开源的方式反击 996 工作制。

996 与互联网血汗工厂

所谓“996 工作制”的意思是每天早 9 点工作到晚 9 点,每周工作 6 天,所以缩写就是 996 工作制,类似这样的还有 997、986、887 等等说法,其实都是超时加班(往往还没有加班费)的简称。在今年之前,肯定很多人以为 996 工作制是给那些矿工、餐馆服务员等劳动密集型产业提出来的说法,普通圈外大众根本不会想到实行 996 工作制的其实是国内顶尖互联网公司,专门给程序员制定的。国内大量互联网公司都有实行类似的制度,传说最早提出这个说法的是阿里巴巴在 2014 年首先发明。不过早在 2013 年我供职的公司就提出过超时加班的口号,不过具体我想不起来了。也就是说早在 996 这个说法提出之前,类似这种的制度性超时加班就早已成为程序员圈的潜规则。

那么这些公司为什么会产生 996 工作制呢?首先需要了解程序员的特征,我发现全世界范围内的程序员都具有“三高”,即高薪、受教育程度高、高动员力。前两点其实好理解,因为现实当中我们看到的例子就能解释,关于“高动员力”可能不太好理解。这里也是拿现实例子来说,比如我多次拿来举例的台湾 g0v就曾在 2014 年的抗议活动中发挥巨大作用,类似的当然还有国外因为斯诺登披露“棱镜门”以后风起云涌的保卫用户隐私的活动,更不能忽略的是“自由软件运动”本身就是由程序员发起,并持续至今,极大的影响了这个世界。我们现在谈的所谓“开源”,本质也是程序员利用高行动力和动员力,组织并延续自由软件运动以后的成果。

然而这些好像和 996 工作制没什么关系啊,还是没解释为何会有这种制度性加班。其实程序员之所以高薪是因为程序员在互联网时代巨大作用,这个作用与他们高工作能力是极大关联的,而这种高工作能力是因为教育程度高自然提升的结果,而受教育程度高也会导致他们更加开放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也就是高动员力的来源。所以“三高”的核心是受教育程度高。然而我们现在遇到的情况是,“受教育程度高”只是名义上的,因为虽然很多程序员有大学甚至硕士学历,但是其代码能力、协作能力和开发运维水准,都远远无法达到互联网企业对他们的要求。所以只好“能力不够,工时凑”,前两年互联网公司大吹泡沫扩张,大量雇佣刚毕业大学生,而这些大学生在学校学习到的知识往往是严重过时的或者是“谭语言”(对谭浩强主编的 C 语言的蔑称)这样漏洞百出的教材,而讲编程的很多大学老师甚至根本没有相应工作经验。当然学生自身也极度缺乏自学能力,缺少进取精神,大学混日子,考试作弊,毕业论文靠网购云云。这样低能力的程序员,要想获得高薪,也只能用“努力就会幸福”这样的话麻痹自己接受公司的 996 工作制度安排。

那么为什么现在出现抗议 996?不仅是因为近几年大量互联网公司里的程序员出现猝死、ICU 抢救的报道越来越多,更重要的是诱人的基础没有了——高薪。从去年到今年大量的互联网公司倒闭或合并,之前两年大肆扩张烧钱的模式玩不转了,程序员大量被裁员失业。而剩下的公司为了避免倒闭,为了苦撑苟延残喘,更有可能选择 996 工作制这样的方式,缩减成本同时维持仅存的效益(例子就是这段时间京东取消最低工资和一些社保)。同时更多的 95 后程序员走上工作岗位,他们的父母一代不像 80 后或 90 后初年的父母那样文化程度低,父母经历过改革开放最开放和繁华的那几年,并会教育孩子有更开放的视野,更自我和自主,也更懂得争取自己的权益。当这些 95 后程序员走上工作岗位,看到之前 80 后、90 后程序员为了高薪,拼到健康不再,不到 30 就两鬓斑白(我真见过好几个 80 后程序员如此早衰,我自己也有好几根白发),他们感到了巨大的危机感,再加上现在总体经济下行(s/下行/衰退/g),公司倒闭高薪不再,所以此时不抗议 996 更待何时?

开源许可证的局限

我挺佩服一些人会想到利用开源许可证的方式来反抗 996,然而这种方式的局限性是巨大的。想到“反 996 开源许可证”的人可能认为,这样的许可证对实行 996 工作制的互联网公司是一个约束,因为如果他们实行了这样的制度,那么就无法使用相应的开源项目,特别是一些基础开源项目,比如说服 Python 和一些 Web 前端的框架使用这个许可证。然而他们忽略了一个基本事实:这些实行 996 工作制的互联网公司连具有国家强制力的《劳动法》都不 care,更何况在国内司法实践中只被当作某种名义合同的开源许可证?!

最近这些年,大量互联网公司窃取开源项目自用不开放,或者更严重盗取国外开源项目称“自主知识产权”屡见不鲜;或者有些大公司名义上支持开源,用钱收买开源项目的基金会,其实只是为了获取大型开源项目的话语权和主导权,为我所用为利益买单。在此背景下,提出“反 996 开源许可证”的效力也就可想而知了。

另一个局限性是这样的许可证本身是无法获得开源促进会(OSI)支持的。如果要想被开源促进会列为开源许可证,那么必须符合开源促进会的“开源定义”(我简称其为“开源十条”),在这份开源十条中,有列出“不歧视个人或团体”,“不歧视领域”,“许可证不能限制其他软件”和“许可证必须是技术中立的”等等,显然“反 996 开源许可证”给开源项目增加的额外条款就会潜在违背这项开源定义,因此很难被开源促进会支持。当然这也不会被自由软件基金会(FSF)支持,因为这首先就不符合自由软件“四项自由”的第 0 项:允许任何人以任何目的自由地使用软件。

所以对付流氓,仅用“君子”的方式是不够的,因为流氓可以有无数种方法来回应你。不妨想想那个奔驰女车主坐在车上“撒泼”维权的视频。那么如何用开源方式反抗 996 工作制呢?

广泛宣传赢支持

我们这些“新时代”的年轻人,严重缺乏社会运动经验和组织能力,根本没有经历过,甚至连新闻上也没报道过其他国家的社会运动(我们的新闻一般称其为“暴乱”)。而像“反抗 996 工作制”这样的维权活动,首先需要的不是闹,而是赢取最大限度的支持。而为了赢得支持,广泛宣传则是非常必要的。

目前可以看出来 996.icu 维护者和支持者在主动宣传方面做的太少,更多的是新闻媒体的被动宣传。而被动宣传造成的一大后果是容易被舆论带偏。比如很多行业都笑谈,自己的工作小时数远远多于 996 的程序员,有的甚至觉得这些程序员“太傲娇”,拿不到高薪“太矫情”。这对获得广泛支持是极端不利的。

目前来看,我觉得 996.icu 运动在这些方面还有待提高,进而可以帮助更好的宣传赢得广泛的支持:

  1. 明确诉求。我们反对 996 的诉求究竟是什么?网站上列举了一堆法律条文,却不见最终诉求是什么。我认为他们的口号很简洁——“加班 996,生病 ICU”,但是却缺少对具体诉求的表达,如果可能的话可以给这个口号再扩充一下,把诉求加上去。一旦明确了具体诉求,那么就有了明确的宣传侧重点,避免被带偏。
  2. 艺术设计和文创产品严重匮乏。赢得大众支持的一个关键是视觉效果,能否在极短的时间里用视觉效果的方式让大众获知,也是非常关键的,比如夏天到了可以穿印有反对 996 的 T 恤、裙子、帽子、发饰,或者马克杯、桌面日历、办公文具等等。目前整个 996.icu 项目并没有出现大量的艺术设计作品和文创产品,我只找到了一个这样的 GitHub 仓库,而其中的设计作品质量并不高。这就说明这场运动还只是仅限程序员群体,而没有扩展到哪怕前端美术方面,否则不会在美术设计方面差这么多。国外类似的社会运动,都会有明显且很有特色的文创品牌式的设计,这为赢取大众获知并支持,有巨大的帮助。

  3. 撰写新闻通稿。为了避免被各种新闻媒体舆论引导,一篇新闻稿非常重要。新闻稿里要涵盖必要的介绍和诉求,特别是明确为何要发动这场运动,争取的是什么权益,以及用什么手段,避免什么问题等等。

代码是最好的武器

其实对程序员来说,特别是贡献给开源项目的程序员,自身就握有非常强有力的武器——代码。想象一下,如果大型开源项目的 splash 介绍页(软件启动时的欢迎界面),或者网站首页有通栏的反对 996 介绍,这对广泛宣传是有非常非常大的帮助的。这比仅靠谁都不会细看的反 996 开源许可证要靠谱的多得多。

类似的,还比如在网页代码用 HTML 注释的形式申诉某个公司有 996 加班还不给加班费的情况,或者是在软件的安装过程中循环播放反 996 的图片和 Banner,或者网站的 404 页面是某位因为 996 加班而猝死的程序员介绍……可以做的事情太多太多了。

现在还没看到有什么项目或者网站有类似的举动,然而这样明显又强效的做法,程序员群体为什么没有用代码拿出实际行动呢?

工时换“贡时”——码农的逆袭

还有一种方式,就是如果公司不那么流氓,同时程序员的能力也足够高,那么完全可以提出来:多余的时间用来贡献给感兴趣的开源项目——我称之为工时换“贡时”。这种做法能够达成的关键不是公司不那么流氓,而是程序员能力足够高,高到在开源项目里有一定的地位或者自己的开源项目有较大的知名度。这样在正常工作之外,加班又不给加班费的情况下,我可以将自己的才能贡献给开源项目,既维护了名义上的“996”同时又提升了自己的能力。

这样做的结果是名义上依然没有和公司的 996 工作制直接硬杠,同时又将才华外溢给外部的开源项目。那么公司会不会以此为借口裁员?有可能,不过如果因此被裁员,基本上这家公司也快倒闭了,拿赔偿金(再晚点赔偿金都未必能拿那么多了)快快找下家更靠谱。

能力是议价的本钱

行文到此就懂了,公司能够实施 996 的关键还在于程序员的能力不足,与市场需求差距太大,只能通过一边加班工作一边学来弥补不足。而由于自学能力不足,学习能力差,只能“能力不够工时凑”,所谓“勤能补拙”。今天看到“酷壳”的这篇文章,正好表达了我想表达的意思。

前段时间看过一个外国小姐姐自拍的 vlog,她是一家公司的系统开发工程师,用视频 vlog 的形式记录自己平时怎么度过一天,视频里最让我惊讶的是,她竟然早上 8 点才起,洗漱化妆到公司都 10 点了,然后下午 5 点多就下班了,下班以后还有半个小时瑜伽运动!996?不存在的!为什么国外的程序员可以如此呢?我觉得首先得益于他们学习的知识与市场接轨程度高(虽然依然有差距),同时学习期间大量的作业练习和讨论也可以提升代码能力和解决问题的水平,再依靠自己强大的自学能力和各种能力在工作之初很快能补足与公司需求之间的差距,当然再加上发达国家政府本身也更加重视劳动保护和人权,甚至有点过度政治正确的程度……

我上文所列,无论是用代码,用“贡时”,或者宣传推广 996.icu 运动去反对 996 工作制,唯一制约因素就是人的能力。如果程序员有足够强的代码能力,用代码去反抗这种不给加班费的制度性加班,简直易如反掌;如果程序员有足够强的学习能力,用开源项目的“贡献时间”去提升自己,进而跳槽找到更好的工作,并不是不可能的,毕竟能力就是和老板议价的资本。其实程序员提升能力的方式很多,其中之一就是做一名开源贡献者,越早参与越好,特别是学生时代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网上有大量的介绍文档,当然也可以直接联系我,我很愿意提供一对一服务。

话又说回来,能力强的程序员其编码能力就强,开发的产品就更稳定,就不需要通过加班解决各种问题,改各种 bug,公司也就会有更强的市场竞争力,更多的客户(用户)和市场占有率,在大浪淘沙中就有可能避免被淘汰,当然 996 工作制自然也就无从谈起……

警惕对民营资本的打压

本来这篇文章写到上面就够了(我结尾句都写好了),可是最近这段时间我发现官府和黨媒比如《半月谈》开始过度关注这件事的时候,再联系到包括央视在内也给予奔驰女车主“大闹”维权,外加之前《求是》杂志曾发表的“共产主义一定战胜资本主义”的言论——所有这一切都让人有一点似曾相识的感觉,我只希望这些事不会成为下一次“三反五反运动”的起点。

让我有如此担心的还有 996.icu 官网和 Github 托管页面上出现的一些言论,有些语言富含民粹主义和仇富心理,如果官府利用这些心理本能,发动针对民营资本的打压,相信是有很大支持的,至少在一开始大家都不会觉得有啥问题。不要忘了民营资本是目前国家经济的关键,吸纳就业的根本;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巨大成就本质也是因为释放了民营资本,活跃了市场经济,这样才有了每个人切实的提高。诚然民营资本家有上述的一大堆问题,完全可以通过各种方式改变、引导和解决,因为这不是制度性的缺陷!

如果想到此,那么前几天马云刘强东等互联网大佬发表的对 996 的各种辩护和支持,就显得愚蠢至极了。可是在资本压力和利益下滑的影响下,让他们低头认错显然又不可能——此时沉默反倒是最好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