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9-17

小社区、大社区与巨社区——对中国开源社区的思考

周六去参加了一下北京GNOME用户组举办的软件自由日SFD活动,活动结束以后,与很多社区里面的人士一起交流交谈,其中就有今年刚刚加入CSDN的李力女士,以及openStack的杜玉杰和社区活动人士张威武等。

开源社区的分化及碎片化

交谈当中我深刻体会到国内开源社区的分化和碎片化,这种情形非但没有帮助中国开源事业的进步,反而让整个开源社区变得更加弱不禁风。

这里所说的分化以及碎片化,其实是指近两年来蓬勃兴起的很多小开源项目和社区,这些小社区里的成员往往以前是一些大社区的人,比如早年Mozilla中国社区,北京Linux用户组,Python啄木鸟和北京GNOME用户组等等。他们随着诸如Ruby和云技术的发展,类似的小型开源社区越来越多,很多如openStack这样的有很深的企业背景或者如红旗社区那样的有很深的政府背景。多说一句,开源社区一般是最好没有商业背景或者政府背景,以达到最大限度的自由发展和技术研发的自由。

比如我所在北京GNOME用户组,前年SFD活动有400多人参会,而到了2011年则只有不到50人了,除了GNOME 3推出以后用户反应惨淡,还有包括核心成员在内的很多成员已经将主要精力放在了自己所在的社区中,甚至咖啡馆也成立了开源社区。北京GNOME用户组的变化也正是最近很多开源社区所面临问题的一个缩影。

熟悉UNIX历史的朋友都知道,UNIX之所以后来衰落了与其版本分化有很大关系。同样的,这些小社区的存在客观上分化了原先大社区的影响力,分流了相当一部分人员,更重要的是在目前最需要推进开源发展的时候,使得整体开源局面呈现碎片化。小社区的产生还与中国人骨子里根深蒂固的那种“占个山头,自立为王”的集权统治思想不无关系!

真的繁荣了么?

我称最近一些新出现的,人数不是很多,影响力尚浅的社区称为“小社区”;将传统上那种统一意志,人数众多,影响力巨大的社区称为“大社区”。小社区近几年数量上的激增,但其影响力并没有随之而增加,参与开源的总人数并没有变化;例如假设全国有50万开源社区成员,以前分散在10个大社区中,那每个社区有5万人,因为有这5万人而产生相应的影响力;现在假设有500个社区,那么每个小社区只能分到1000人,显然每个社区的影响力下降了。

以前,大社区在组织活动以及与技术推动相关方面所产生的影响力是非常大的,随着一些社区人数被分化特别是组织核心瓦解,大社区原先的巨大影响力和推动力大幅减退,而小社区又没有形成如以前大社区那样的强大影响力。

社区巨大的影响力对即将加入的新手是个很好的展示,特别是大学的学生急需要开源社区深入到校园中,而以往大社区那种对新手友好的方式极其有利于吸引更多的新人加入。小社区由于人数稀少过于小众(很多只有50人以下)难以吸引新人,同时又因为其专业性及社区创办者的个人意志,使得小社区中的成员发生大规模冲突的几率增加,危及社区的生存和进一步发展。

碎片化以后的社区局面,各自活动,割裂了开源社区之间最需要的交流,使得每个社区自行发展而没有沟通,将以前大社区的社交活动限定到很小的范围内,虽然技术上有所提高,但是社区的社交性被抑制了。

巨大的数量增长看似是一片繁荣景象,实则是违背开源社区精神而造成的整体局面碎片化,非但没有推动开源的进一步发展,反而将其推向更加无序的境界。

巨社区是否有必要?

CSDN的李力女士提出,CSDN正在进行一个将技术社区联盟在一起的想法,我称之为“巨社区”。巨社区看似是以前大社区更大了,实际上无非是将这些已经变成碎片的社区,归拢一下而已,其结果就是造成影响力并不是社区的影响力,而是CSDN这个商业公司的影响力!作为商业公司,CSDN的流氓行径与360已不相上下,其这样做的结果只会让碎片更加严重,最后自己变成了大块碎片而已!

放下CSDN,任何一个组织想进行这样的创举都是徒劳的,巨社区势必会统一很多小社区的思想,特别是将指导思想各异的开源自由社区与商业技术社区大幅度杂糅在一起,这样大家需要直面社区之间的鸿沟,巨社区内部爆发冲突就是家常便饭了,最后一些人离开,巨社区又变成一个碎片化的小社区了。这就如同将城市人和农村人放在一起,假定这些城市人都看不起农村人,将这两批人强行放在一起生活,势必会引起麻烦,矛盾重重。

社区的混搭联盟构想

因此这两天我在设想一种基于现有模式而产生的“混搭”社区模式,比如现在我所在的openDrone就是很典型的小社区,但我们并不称自己是社区而只是说自己是北京Linux用户组下的openDrone技术小组,平时的活动与BLUG同步参加,接受BLUG的领导。总结一下,也就是将有共同价值观取向的小社区组成一个大社区,大家一起活动一起交流,同时又有各个技术小组独立的活动空间和时间。

这样混搭的好处是保留了以前大社区巨大的影响力和社交性,同时又给予技术小组以充分的自由,大社区在平时的活动中要给每个小组以充分的展示空间,比如每次活动选3个小组来展示,而其他成员则自由交流不受限制;同时这样的大社区又有自己的新手政策和集体宣传方式,深入校园深入企业,有更大的活动空间和自由度;大社区有更好的Membership避免了频繁的人员冲突,大社区的领导者因为有更大的权势可以左右商业性项目的未来发展。

实际上在国外,传统的大社区模式或者类似以上的这种混搭模式非常成功,而小社区的碎片化也只有在中国如此突出而已。让国人放弃头脑中的集权统治思想可能不那么容易,但是构建更加和谐的开源社区也总是努力的好方向。

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小社区诸多缺点肯定会让大家找到一种更好的方式来组织起来,虽然波动和各种失败的尝试一定不少,但我相信这样一天不会远!

You may also like...

1 Response

  1. Ada Li says:

    文章很不错。不过纠正下哈, CSDN 是基于社区的商业公司,对流氓行径一向是唾弃的。另外,我对社区联盟,一统江湖之类向来不看好,巨社区之说大概是由于CSDN 与ITEYE的巨大用户数。赞同你提的大社区思路,社区之间,无论大小,在共赢基础之上,保持独立,平等合作,才有利于各自的发展。Fr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