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27

如何建設我們的開源社區?——社區「兩會」之後的思考

這個周末(3月22~3月23)連續兩天時間參加了兩個不同的社區會議,分別是由CSDN主辦的“社區大本營”和北京GNOME用戶組主辦的“開源社區大聯盟”。為討論方便,把這兩次會議統稱為“社區兩會”。這兩個會議的主體思想大同小異,內容差不太多,參會形式也如出一轍,分享的主題內容也都是一個問題——社區的活動應該怎麼搞?關於這個問題,上一篇博文已經有所涉及,主要是討論的線下活動,此文我將嘗試將線上和線下活動統一起來考慮。

CSDN的“社區大本營”(活動詳情)參會者主要是以各大公司的社區經理,也有像我這樣的普通小眾社區的領導者,討論問題的感覺也明顯偏向商業性質一些。

而北京GNOME用戶組舉辦的“開源社區大聯盟”(活動詳情)邀請到了國內主要Linux發行版社區的領導人,包括Ubuntu中文社區的Aron Xu / Eleanor Chen,以及Fedora中文社區的Alick,還有OpenSUSE社區的王玉國、David等等(可惜瑪格麗特·蘇女王沒有親自到場!)。

CSDN的“社區大本營”偏重商業化,因此線下活動討論比較多;GNOME的“開源社區大聯盟”因秉承自由開源的傳統,因此會議上討論在線活動比較多。兩次會議可以說風格迥異,但卻火花四濺,大家都在為各自社區建設獻言獻策,可以說兩天參會下來,真的是收穫頗豐啊。我也是提出鄙人的一些小想法吧,不合適之處請指正。

何謂“社區建設”?

這次社區“兩會”上,大家談論最多的都是這個話題——“社區建設”,那麼何謂“社區建設”?在我看來就是社區的“新陳代謝”,這就如同一個機體要想永遠保持健康,也需要有完善的新陳代謝一樣。社區也是一個有機體,社區也需要完善的“新陳代謝”和吐故納新。大學時候有過參加學校社團經驗的人都知道,社團里的每個人最後都要離開,因為最終都要畢業,都要離開校園,這就是一種被動的換屆的過程,但有的社團之所以十幾年甚至幾十年運轉良好,很大程度上在於既利用了這種被動的過程,也有主動的“新陳代謝”。技術社區也是同理的,只不過缺少了穩定的被動的“換屆”過程,人們在就很難主動去處理“新陳代謝”,但是這卻是必須的。

  • 構架社區完整的有機體

    社區就如同是人體,人有五臟六腑,社區也有不同的人員,有項目管理者、開發者/代碼貢獻者、測試人員、翻譯和本地化L10n、推廣者、用戶和打醬油的人。OpenSUSE的王玉國說“每個社區也是個小的社會”,這句話說的非常到位,正因為社區是社會的縮影,所以社區也是一個有機的整體。因此需要構建一個完整而良性的社區架構,目前國內開源社區所面臨的主要問題就是用戶和打醬油的人最多,而真正幹事的貢獻者(不僅僅是代碼貢獻,還包括翻譯、本地化和推廣)卻少的可憐,於是開源項目也難以為繼,社區難以組織有效的參與。所以社區建設的關鍵是要提高貢獻者在社區中的比例,通過各種手段轉化一些用戶和打醬油的人到貢獻者行列。

  • 何時需要社區“新陳代謝”?

    一句話,當這個社區運轉最好,達到頂峰的時刻。敢於在此時進行新陳代謝是需要很大勇氣的,勇敢的在此時進行換屆,雖然會經歷一些陣痛,但是很快就會創造新的輝煌,也正是因為此才會有不斷接近完美的社區。上學的時候發現很多校園社團都有“隔代遺傳”的現象,什麼意思呢?就是某一屆的時候社團可能組織了一些活動,或者是做的比較厲害,名氣比較大,但是其下一屆往往不怎麼樣,但是再下一屆(所謂“隔代”)則會接著上上屆的學長學姐的精神,有創新和發展,進而再次發力而繁盛。可以說,大學社團的“隔代遺傳”現象其本質就是在被動換屆中表現出來的一種良性的新陳代謝,很有意思也值得懷念。

  • “代謝”掉哪些東西?

    OpenSUSE的王玉國引用了瑪格麗特·蘇認為的如何對待社區成員的三句話:

    胡亂灌水的就當他不存在

    滿腹牢騷的就當他不存在

    倚老賣老的就讓他不存在

    三句話,簡單明了的說明了方法和態度。對哪些灌水和牢騷滿腹的人,可以當他不在,自然而然就銷聲匿跡了,而最麻煩的則是“倚老賣老”的人,但這時候也許為了社區的發展,果斷趕走這樣的人而不是礙於面子,將會產生很好的效果。很多貢獻很大或者曾經帶領社區走過輝煌的人,不能繼續領導,不能繼續擔任要職,因為這樣的人剩下的只有“倚老賣老”!這裡說的是人事,其他也是如此,GNOME項目在發展到頂峰的GNOME 2.32時突然停止,改成GNOME3,我不太贊成它放棄GNOME2的官方支持,但是力排眾議果斷支持新版GNOME 3是個明智之舉。雖然經歷了一年多的陣痛,但隨著GNOME創始人Miguel de Icaza投奔Mac(他早該離開,倚老賣老好久了),以及很多曾經反對GNOME 3的大牛比如Linus Torvalds又返回GNOME 3,GNOME3在未來延續輝煌也是遲早的事。

    另一方面,作為社區領導者,很多時候要勇於革自己的命,當發現自己已經“倚老賣老”的時候,說明早就應該抽身而退歸隱山林了。在輝煌的頂峰革自己的命,是需要“壯士斷臂”的氣魄,但對個人發展和社區發展來說,背著過去輝煌的包袱也是很累的,最終會被壓垮,還不如卸下包袱輕裝前進,下一次輝煌也許就在眼前。

  • 納新的原則和方法

    一個社區的良性發展,既要吐故更要納新,因此如何吸引到忠實的社區成員,是各大社區領導者最頭疼的問題。這裡就提出一個原則,每個社區成員最後都有可能成為“倚老賣老”的人,而一個社區里“倚老賣老”的人越來越多,越說明這個社區的成功,或者說曾經是成功的。因此社區要給新進的成員一個希望——他們以後也會成為那個“倚老賣老”的人。方法有很多,下面展開:

推廣社區

這是一個大問題,也是大多數社區都面臨的問題,但在各大公司的社區經理看來,招來更多的參會者是他/她的工作績效,而對於開源社區來說,更多的參與也意味更多的挖掘貢獻者,強大自身。傳統上我們在討論推廣和擴大社區的時候常常會將線上活動和線下活動分開來對待,實際上根據我的觀察:線下活動對線上活動有巨大的推動效應,而線上活動又是線下活動的基礎和補充,因此兩者不可割裂看待。

  • 會員分類

    瑪格麗特·蘇對玩Linux各個發行版的用戶進行了非常詳盡的細分,特別對小白用戶更加細分。通過對用戶群的分類可以進行精準的針對性宣傳,可以將商業性的宣傳手段用到社區中來,精準投放宣傳可以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傳統的滿處撒網的方式,精準度低,效果差,難以滿足社區的需求。常常是線上無人交流,線下參會時應者寥寥。與此同時,針對社區小白用戶的宣傳更為重要,因為小白用戶很可能爭取成貢獻者,特別是理工類技術小白還有女性(下面會細講)。

    對小白用戶的態度,基本也就判斷這社區能走多遠,小白往往搖擺不定,因此小白的忠誠度也是整個社區發展的重要考核參數。

  • 營造文化氛圍

    社區的文化氛圍非常重要,這種文化氛圍是靠線上交流一點點積累下來的,一個健康活潑的社區氛圍,需要每個人參與和貢獻。同時社區與社區之間也有競爭關係(爭的就是小白用戶),個性和友善的文化氛圍也容易凝聚社區成員,吸引新成員,壯大社區規模。

    一個好的社區線上交流方式很重要,雖然各大運營商提供了包括QQ群、微博群、微信群、貼吧、豆瓣、微博等等在內的各種交流手段,但是目前開源社區的主要交流方式依然是論壇、IRC和郵件列表,這“老三樣”多年來不曾變過,首先是因為西方人更習慣和適應這種交流方式,同時又兼具了交流的高效性和實時性。至於其他國內比較流行的IM和IM群,我不太推薦,因為社區要和個人生活分開,而IM的關鍵是以個人為主體的交流,或者說社交。社區的交流帶有技術和更多的完成項目的性質,社交性質相對少一些,因此以娛樂為主的IM、微博、貼吧豆瓣等都不太適合作為線上交流工具。而且這些由運營商提供的交流方式,其文化氛圍往往被其他使用者固化,比如微信搖一搖的“特殊功能”,正因為如此符合社區的個性化文化氛圍就不容易營造出來,因此也就不推薦,反倒是推薦傳統的IRC、郵件列表和論壇。另一點就是商業性質社區真正的交流也是這老三樣,其他線上交流也僅限於社交而已。

  • 發動校園

    人們發動校園的很大目的是發現在校生是很大的“優質小白”主體,因此社區爭奪小白的戰場也就自然而然的燃燒到了校園中。現在的學生都比較看中眼前利益,特別是中國學生,比如未來就業、事業收入、進入大企業等等,同時開源對他們來說就是資源“共享”,反面例子就是CSDN的資源下載需要付錢。但其實開源更強調的是個體貢獻,而非個體的收益,在實用主義面前中國學生往往會選擇最有利的方式。

    比如北京創客空間就引入了志願者機制,當然“志願者不志願”,也就是志願者是有基本的餐費補助的,餐費補助高低往往也是一種競爭,對於財大氣粗的商業公司或者大基金會來說,這個不成問題,但對沒什麼錢的小眾開源社區來說這就是一筆不小的開支,或者志願者可以參加線下會議的會後“腐敗”,其餐費會均攤給其他人,因為中國人在飯桌上的交流會更加深入。因此小眾社區的發展更多的仰賴於自由開源的思想文化滲透,因此上面所說的營造個性化的社區氛圍就非常有價值了。

  • 小眾活動大眾宣傳

    越是小眾的線下活動,越要進行面向大眾的宣傳,否則沒辦法壯大自己阿。因此小眾社區或者不太容易被接受的社區更要重視面向大眾的普及化,本質上也是對小白用戶的拉攏和轉化。通過社交媒體拉攏好奇的大眾,同時將適合的人引向社區內部的交流平台。這是一個慢慢適應和宣傳的過程。

  • 開源社區的優勢

    開源社區由於大量依賴互聯網資源,因此就有比傳統社區更大的線上優勢,很多傳統社區所不具備的線上交流模式都是先在小眾開源社區里實現的,然後再慢慢推廣開來。除此之外,大力建設開源社區,可以提高整體競爭力,這裡說的競爭力是與同條件的商業和閉源社區進行對比的。

一妞頂十漢

在CSDN的演講時,都記住了我提出的這個小Tips。當時由於被主持人李力打斷,後面我要說的話沒說完。

  • 營造對女性友好的社區

    其實女人在社區里的作用並不是當作花瓶來吸引男人的,而是通過發展和引入對女性友好的社區氛圍,更加包容,更加自由,更加具創造力,更容易激發其他男性成員的創造性和創新慾望。

  • 針對女性特點的社區貢獻

    女性由於其天生與男性的差異,可以完成很多男性完成不了的工作,或者完成不好的工作,比如美工、文檔、翻譯、活動推廣和文案策劃等。這些工作往往瑣碎繁雜需要細緻耐心的處理,顯然女性在這些社區工作中更有大展宏圖的機會。比如GNOME基金會的網站就是由北京GNOME用戶組的俞蓮蘇女士設計並參與完成的。同時女性所具有的溫柔體貼也更能化解社區里的矛盾和紛爭,更有效的避免社區的分裂。

  • 女性往往是小白的主體

    前面講了一個對小白友好的社區,其社區氛圍和社區文化也是積極向上且具有活力的,而女性在技術類社區中往往也是小白的主體,因此對女性友好也就是對小白用戶友好,努力營造一個對女性參與社區友好的氛圍也是社區發展的重要一環。同時由於女人敏感的性格,對女性的尊重更體現了社區的高尚品格,也讓社區成員更能體會到社區對個體的尊重,因此也更能吸引到成員。

  • 重視視覺元素的建設

    一般人認為女人是聽覺動物男人是視覺動物,但在社區中女性對視覺元素更加敏感也更加挑剔,即便是寫代碼也很少有使用Vim或者Emacs這種命令行下編輯器的,更多的是選用圖形化編輯器。因此針對女性的這個特點,社區建設的時候要注重視覺元素的設計與安排,從網頁設計到社區VI,從會場安排布置到多發布照片視頻,都是一種對女性的吸引。

    這裡說“一妞頂十漢”,並不是用女人去吸引男人,而是通過構架對女性友好的社區氛圍吸引更多的社區成員參加。總之一句話,吸引社區成員的不是因為女人,而是因為社區里開放自由包容的社區氛圍!

與政府的合作

關於與政府合作,我持永遠的否定態度,但不是不可以在某些領域支持政府的轉型和職能轉變,特別是這種事情是有利於事情向好的方向發展時(Ubuntu與政府的合作不屬此列,我將另文詳述)。在CSDN的活動上碰上了一位中國開源軟體促進會的官員,從他一貫的官話和圓滑的態度上明顯可以感覺到他詞不達意,言不由衷。我覺得凡是極權專制的政府與開源的自由民主的風格是格格不入,甚至互相抵觸的,曾有BBC的記者樂觀的以為接受開源,發展開源社區會讓政府轉變,這是絕對的白日做夢!

我們大家都清楚,政府與開源的合作完全是出於開源低成本、低風險、高回報的實用主義思維,而不是它的內涵精神,因此政府與開源的合作,不會讓其自身轉變,反而會帶壞社區氛圍,勢必會用行政手段插手社區事務,將極權特權和封閉的思維帶入社區中,最終將以上所列社區建設全部推翻,此時社區也將進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如何組織社區大聯盟?

這次社區“兩會”,無論是CSDN舉辦的“社區大本營”還是GNOME舉辦的“開源社區大聯盟”,都提出了社區聯盟的構想。為何提出社區聯盟的構想,因為現在各個社區資源分散自治,活動往往也不能形成有效的組織,因此希望藉由整合現有社區資源,強強聯合,達到整體大於部分之和的目的。這個想法是好的,但是也能看出來這是典型的“程序員式思維”也就是俗話說的“頭痛醫頭,腳痛醫腳”,通過上文所述已經非常明確的提出了,社區建設的關鍵,一是構建完整的有機體並進行“新陳代謝”,二是營造個性化、開放、自由和包容的社區文化氛圍。這倆都與資源是否整合無關,而社區大聯盟無非就是整合資源進而提高資源利用率,使得參加活動的人數增加而已。

然而,我並不是反對社區聯盟的形式,正相反我是非常支持的。而我個人認為的社區大聯盟應該是將同質化和具有共同需求的社區組織在一起,增加線上的覆蓋交流,同時共同組織線下活動。目前的社區大聯盟有兩種組織形式,一個是以CSDN為代表的“活動大串聯”模式,同類的還有HiBuzz等;另一個是以GNOME用戶組所領導的國內各Linux發行版社區組成的“貢獻者樂園”模式。兩種模式各有優劣,但從對社區大聯盟發展和未來趨勢上考慮,我更推薦在GNOME的“貢獻者樂園”模式稍作改動後施行,因為社區大聯盟的本質是社區,也應該具有社區的共通屬性,也應該按照社區的方式進行建設,用程序員的話來說就是——“社區大聯盟”這個子類是繼承自“社區”這個父類的,理應具有“社區”的所有屬性和方法,唯一差別就是“社區”的成員是人,而“社區大聯盟”的成員是“社區”,不是簡簡單單的資源整合組織活動就完了。社區大聯盟也要像社區建設一樣:構建完整有機體並進行定期的新陳代謝,同時營造個性化開放包容自由的氛圍。

北京GNOME用戶組自2011年起,在時任主席李震寧(中標軟體社區經理)的領導下開始探索社區聯盟模式,分別與重慶的GNOME用戶組和台灣的Linux用戶組聯誼,整合海峽兩岸的各處資源,完成了基於線上融合,同時又兼顧落地線下活動的社區大聯盟模式。依照這種模式於2011年5月成功舉行了GNOME 3 Release Party,標誌著這種模式的初步確立。而最近兩年在現任主席李彬的帶領下,進一步深化和完善了社區間的線上融合與線下合作模式,以推進中國開源軟體發展為己任,以引導世界優秀開源軟體在中國的本土化為主要內容,以聯合開發(主要是輸入法框架)、本地化、翻譯和推廣為指導(因為大多數Linux發行版都使用GNOME桌面環境,有先天優勢)。2012年的GNOME Asia(香港)北京GNOME用戶組在會上大放異彩,然後在8月舉行的“兩岸開源社區大聯歡”中進一步確立了這種社區聯盟模式。

因此總結北京GNOME用戶組的社區大聯盟構想,有如下幾點:

  1. 同質化社區的線上融合;
  2. 個性化社區的突出展現;
  3. 集合貢獻者、本地化和推廣者等多種社區群體,構成有機的整體;
  4. 完成線下活動的資源整合,打組合拳。

最後不得不說現在的任何一種社區大聯盟模式都需要好的線上服務,CSDN的社區大本營提供了一個基於社區展示+社區活動為主要目的的網站,而與此類似的還有HiBuzz.net則完全是以活動為導向的,對活動進行了細分和歸納,使得活動組織和參與都達到了很純粹的水平。但是這兩種解決方案都沒有考慮到社區建設最根本也是最關鍵的內容,也就是本文強調的社區的有機整體的新陳代謝,還有社區的個性化、開放、自由和包容的文化氛圍。同時通過線上平台可以讓社區成員在多社區的範圍內,體驗到自己的貢獻和成就感。外加一定社交功能。打造一個集開源貢獻+社區展示+活動發布+會後新聞的綜合社區大聯盟門戶網站,可以參考國外的SourceForge(它可以提供郵件列表服務和簡單建站)和Ohloh(它提供貢獻者展示自己在各個項目的貢獻,同時社區也可以展現自己,而且網站很漂亮)。CSDN社區大本營和HiBuzz誰來進行這樣的改造比較合適呢?顯然CSDN不合適,因為CSDN已經有十幾年歷史了,像滾雪球一樣已經滾的非常快了,此時若想轉彎和改變顯然不可能,同時社區大本營難免會受到CSDN其他頻道的影響,難以適應社區聯盟的多元化需求。而HiBuzz作為一個小團隊創業產品,其發展前途依然未知,此時進行改造適應社區大聯盟的發展需求是非常容易的,風險也比較小。

 

總之,通過本文我想表達的就是社區建設不僅只有活動,還包括方方面面各項內容,特別是社區成員對社區和項目的貢獻至關重要,因此以後社區經理的績效考核就不能單單只看線下活動的規模、參會人數、活動質量和活動服務,更應該考察社區中貢獻者占社區成員的比例,以及社區的整體文化氛圍。社區是個複雜的有機系統,割裂任何一個部分都不是良好的社區建設,更需要統籌兼顧和多項合作。

我參加社區“兩會”,蹭了三頓飯,謹用本文償還我的飯錢了。特別感謝CSDN的簡單Geek版自助午餐和潮汕口味晚餐,以及GNOME的大連海鮮晚宴。至今回味猶存,垂涎不斷。

You may also like...

2 Responses

  1. 重慶大俠 says:

    很用心細緻的好文章,文筆也很棒,「兩會」的說法讓人忍俊不禁,哈哈,謝謝tonghui。